<strike id="6yzi1"></strike>
      1. <big id="6yzi1"></big>
      2. <th id="6yzi1"></th>
      3. <code id="6yzi1"><small id="6yzi1"><track id="6yzi1"></track></small></code>
      4. 北京福彩网北京福彩网官网北京福彩网网址北京福彩网注册北京福彩网app北京福彩网平台北京福彩网邀请码北京福彩网网登录北京福彩网开户北京福彩网手机版北京福彩网app下载北京福彩网ios北京福彩网可靠吗
        上海代寫論文網專業提供代寫畢業論文、代寫本科論文服務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藝術論文 > 影視論文 >
        電影《驢得水》的美學特點分析
        發布時間:2020-03-26

          摘    要: 《驢得水》是由周申、劉露編劇導演的喜劇電影,該片改編自周申、劉露的同名話劇作品。影片講述了民國時期一所偏遠學校中,教師們將一頭驢虛報成老師冒領薪水而引發的故事。故事發生在一個徹底虛擬的時間和地點,在眾多人物令人眼花繚亂的“閃轉騰挪”之下,實質講述了一個“偉大”的理想如何宿命般地被絲毫無法理解它的“庸俗”權力所肆意壓榨、蹂躪和羞辱,最終異化為一場和初衷毫無任何聯系的鬧劇和悲劇。本文以影片的人物設置及敘事為切入點淺析電影《驢得水》的美學特征。

          關鍵詞: 荒誕; 現實; 敘事; 人物設置;

          一、人物形象與角色設置

          (一)女性形象解析

          影片講述四個“品行不端”卻懷揣夢想的大學教師,為了讓一所小學校能夠繼續經營下去,靠著一個叫“驢得水”假老師名額弄虛作假去賺錢。偏偏用一個謊言去圓另一個謊言,反把所有人弄得焦頭爛額,越發難以收場。影片中三個主要女性角色是張一曼、孫佳以及銅匠的妻子。

          張一曼作為男性欲望對象化的存在,被卷入社會消費系統。鏡頭時不時給出她開叉旗袍勾勒出的身體曲線以及她晾曬的內衣的特寫,形成強烈的視覺沖擊。作為男性欲望的載體置于“他者”的凝視下,滿足男性的窺私欲和視覺快感。在期末總結大會上,張一曼作為唯一的女老師沒有話語權。在父權制社會,張一曼顧全大局委曲求全,她為了“睡”服銅匠,獻出貞節。后來銅匠讓人打張一曼的臉,剪其頭發,張一曼藏在桌下大哭,在侮辱下發瘋、自殺。她最終淪為男權社會中“大局利益”的犧牲品。

          孫佳在片中的形象是一個單純善良、愛憎分明、反抗意識強烈的斗士。當驢棚失火時,孫佳長途跋涉救火。火象征著陽剛,代表男性,水象征著陰柔,代表女性。然而小水難滅大火,孫佳的抗爭終會失敗。她作為男權社會的斗士,看不慣李特派員挪用公款,看不慣鐵男懦弱無能,看不慣父親和幾位老師弄虛作假,她向敬老尊賢的道德倫理低頭,但不向命運低頭。因此沒有女承父業,孤身前往民主自由的延安。對于孫佳的人物分析,還可以注意到的是她的服裝。旗袍是女性追求解放、獨立和平等而效仿男性的長袍,孫佳做校服的時候沒有選擇長袍和長裙,而選擇了“男人的專利”——褲子,在傳統者眼中,穿褲子的女人是傷風敗俗的壞女人。因此孫佳在激烈動蕩的男權社會身著褲裝表現了她不盲從、不妥協、力求改變的頑強斗志和解放心理。

          最后要說到的是銅匠的妻子。銅匠妻子在電影中是一個衣衫襤褸、目不識丁、言行粗鄙、刁蠻潑辣的女性形象,無疑這是對女性形象的歪曲。銅匠與妻子二人的婚姻沒有愛情,更像是一種契約。銅匠苦悶壓抑以致身體和思想出軌,身處傳統的男權中心社會卻被妻子壓抑。對于銅匠妻子這樣的悍婦形象設置,一方面與身著旗袍、低眉垂首、嬌花照水的民國女子的女性美的典范形成對比,銅匠妻妖魔化、故意歪曲、丑化邊緣女性形象,建構和凸顯了男性形象。另一方面為生活在動蕩年代的女性發聲,謀求女性的平等和自由,捍衛女性尊嚴,撼動男性的統治地位,增強女性“自我”主體意識。雖然民國時期的人們深受新文化運動思潮影響,民主自由觀念深入人心,但男性的家庭和社會地位依然穩固。

          三個女人,不同的身份,不同的結局,但事實上都做出了不同程度的犧牲。張一曼失去了自己的頭發,也失去了追求自由的本心,但她在結尾算是得到了另一種形式的自由,她為這個都是利益的計劃做出了犧牲。孫佳最后去了延安投奔她的哥哥,但是犧牲了自己的愛情。她喜歡周鐵男送的球,她會教他跳舞,她是喜歡他的,但在后來他卻讓她假扮別人的未婚妻,那一刻她就犧牲了自己的愛情。銅匠的妻子看起來似乎沒有犧牲什么,最后銅匠仍然是她的丈夫,但所有人就因為一句“他媳婦兒是個潑婦”便沒有把她作為銅匠的伴侶來對待,而是讓佳佳假扮未婚妻,她犧牲的是作為銅匠媳婦的身份。

          (二)男性角色設置

          故事逐漸發展下去,可以發現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過去,人物的行事邏輯都有跡可循,而不是被導演的意志所操縱。電影幾位主角每個人都可以拉開一張漫長的人生圖景。影片中的男性角色主要有孫校長、裴魁山、周鐵男、銅匠、特派員。
         

        電影《驢得水》的美學特點分析
         

          從孫校長的角色設置來說,他是知識分子,是教育理想帶頭人,同時也是矛盾的起源和化解者。他是一個和事佬,面對問題不求甚解,再大的矛盾只維護表面的和諧,治標不治本。他代表著有夢想、有行動但缺乏自主意識和明辨是非能力的一類知識分子。

          裴魁山在片中的形象可以從兩個方面來看,一方面他是傳統文化中男性形象的代表,在他這里尊嚴和面子大于一切。他愛慕張一曼,當一曼與人發生關系時,他感到侮辱。在他的潛意識里一曼是屬于他的,因此一曼的行為在他看來無異于婚內出軌。大男子主義使他憤怒至極,忘記了對張一曼的愛。另一方面他是一個不明事理的小知識分子,他自私、貪財、拜權,少了知識分子格物致知的精神。

          周鐵男在片中是正義的化身,他有自己的教育理想,敢于打抱不平和伸張正義,但當特派員槍響之后,他變得膽小怕事、畏畏縮縮。而戰爭年代生活在恐懼之中,在生死關頭選擇了生也是人的本能。他會在屈服后拋下一切尊嚴,會失掉所有反抗的勇氣。這樣一個青年,在所愛的少女面前,振振有詞地把所有無能和軟弱叫作“打入敵人內部”,幻想著自己得到權力予以制裁,只有這樣,他才可以為尊嚴找到臺階。

          銅匠從陰差陽錯候補呂老師到成為真正的呂老師的過程是銅匠自身受教育的過程。銅匠的形象是對知識分子教育理想的諷刺,他從知識分子那里改變了愚昧,但又從他們身上學到了利用和壓迫。雖然這個新生的暴徒在強權面前仍然軟弱,但他跳出井口,看到了神的虛弱,也看到了更廣闊的天空。因此在聽到有去美國的機會后,原本已死的呂得水老師,猛然死而復生,大聲喊出“我愿意!”

          最后是特派員的人物設置。特派員代表的是沒有被約束的群體。權利和武器是這個群體的殺手锏,利用高位以權謀私,身在其位卻不謀其政。另一方面諷刺這個群體的愚昧,身居高位卻無能力,分辨不出英語,識別不了騙局。本片通過對這種荒誕劇情的設置,讓觀眾感受到黑色的力量。

          二、劇作敘事與視聽語言

          (一)荒誕劇情的設置

          西班牙超現實主義電影大師布努埃爾在他的著名影片《泯滅天使》中刻畫了這樣一群人:他們無緣無故陷入了魔咒的禁錮而走不出一棟豪華別墅,任何想要離開的企圖都被自身的莫名恐懼所瓦解。在影片的結尾當人們最終逃離魔窟而把遭遇歸結為信仰的缺失時,他們齊齊聚集在教堂而祈求上帝的保護,但是沒人注意到教堂本身也已經成了最新的魔咒禁錮之地。布努埃爾想要傳達的大概是人如果不改變自身的思想意識,那么每一個看上去安全而富麗堂皇的大廈都可能演變為下一個自我禁錮無法突破的封閉空間。這個結局側面補充說明了《驢得水》那因彩球飛舞理想主義四處飄散而變的意味深長的結尾。

          電影《驢得水》通過荒誕的劇情讓觀眾感受到黑色的力量,想用教育改變別人的“貪愚弱私”,但眾人的“貪愚弱私”在利益和現實面前表現得淋漓盡致。黑色幽默體系講述小人物的嬉笑怒罵時,不會對道德問題乃至政治問題進行評斷,反而需要觀眾主動去反思當下社會的種種問題。這樣的敘述接近觀眾心理,容易引發觀眾的情感共鳴。

          《驢得水》的故事看似荒誕“離譜”,卻可以將現實近乎完美地觸碰。影片的故事背景設定于1942年,由于一所小學的鄉村教師品行不端,騙取公餉,因此引發了一系列看似不可思議卻又啼笑皆非的故事。那個時候新中國還沒有成立,然而張一曼的女權意識卻十分超前,她超前的女權意識對于男人來說更是一種無形的威脅,因此那些被她睡了的男人,都無法擁有她。因為在權利與金錢面前,欲望總是會在不經意間沖昏頭腦,而利用自己的權利去“教訓”對方或許已經成為最好的“良藥”。

          (二)聲畫融合中的黑色幽默

          聲音是電影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它有表達影片畫面情緒、補充畫面內容、抒發人物內心情感、渲染環境氣氛等作用。從本片來說,本片的聲音可以從音樂和對白兩個方面來分析。

          從音樂的角度來看,當張一曼被剪頭發的時候,留聲機傳出舒緩清揚的音樂,畫面閃回昔日生活的美好場景,與現實中昔日尊敬的孫校長剪她的頭發、裴魁山推她入深淵、周鐵男對她不管不顧形成對比,頗具諷刺意味。

          從對白的角度來看,荒誕的臺詞表現情節的荒誕,表達對現實的嘲諷。影片中有一個場景是孫校長半夜找人冒充呂得水,便有了以下對話:

          校長:“有沒有問題?”眾人:“有!”;校長:“大聲點回答我!”眾人:“有!”校長:“好!出發!”看似荒誕的臺詞表現了眾人有困難也要硬著頭皮上。

          (三)話劇式的景別語言

          舞臺劇《驢得水》自2012年上演后,一共出了將近20個版本。2016年上映的電影版《驢得水》依然由周申、劉露導演,故事主線也沒有變化,但是情節、臺詞等細微之處做了很大修改,看得出來編劇為舞臺劇《驢得水》的電影化做了很多工作。

          電影《驢得水》采用了大量的近景鏡頭,讓觀眾能明顯看到人物對話的扭曲表情,使得觀眾將注意力集中在角色本身,周圍的環境是導演讓觀眾所忽略的,人物的矛盾沖突才是全片的核心。除此之外,影片中將遠景景別用于外景,具有黃土墻、窯洞等西北特征,多用來交代環境背景,它們的介紹意義強于審美意義。縱觀全片,是一首黃土高原上的人性悲歌。干旱缺水的環境必然造就勇敢、堅毅、憨厚的性格,看起來善良憨厚的人撕掉面具后更為猙獰。從審美效果來說,越是遠離觀眾生活范圍和視野的環境,觀眾的好奇心就越強,激起觀眾的探求欲望,使得觀眾不至于審美疲勞。

          三、總結

          正如陳佩斯所說的,喜劇的內核往往是悲劇。盡管導演周申最終試圖用一個看似美好的結局即學校繼續開辦、孫佳出國來挽救這種悲劇,但《驢得水》還是用犧牲來讓喜劇的悲劇內核更為震撼。導演用了一系列人物的性格變化對比來放大這種悲劇,裴魁生對張一曼的愛被拒絕后所產生的恨意;銅匠得到權力后對知識的踐踏;周鐵男對孫佳的愛和不得不目睹孫佳和銅匠荒唐的婚禮。這一系列對比都能帶來很強的諷刺效果,但悲劇的核心是始終都沒有變的張一曼,而張一曼的悲劇結果是不可避免的。

          參考文獻

          [1] 楊慢慢.黑色幽默電影中的現實主義悲劇——以電影《驢得水》為例[J].西部廣播電視,2018(13):87-88.
          [2] 李雨卉.電影《驢得水》修辭手法分析——從人物形象塑造和視覺表現方法談起[J].湖北文理學院學報,2018,39(06):62-65.
          [3] 張娟,徐剛.電影《驢得水》的善惡博弈與悲壯敘述[J].電影評介,2018(06):37-39.
          [4] 于顯鳳.電影《驢得水》審美特征分析[J].文學教育(上),2017(11):112-113.
          [5] 陳悅.從舞臺思維到銀幕思維——論話劇《驢得水》的電影改編[J].藝術廣角,2017(03):35-40.

        對應分類:
        下一篇:沒有了
        版權所有:上海論文網專業權威的論文代寫、論文發表的網站,秉承信譽至上、用戶為首的服務理念,服務好每一位客戶
        本站部分論文收集于網絡,如有不慎侵犯您的權益,請您及時致電或寫信告知,我們將第一時間處理,郵箱:shlunwen@163.com
        北京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