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6yzi1"></strike>
      1. <big id="6yzi1"></big>
      2. <th id="6yzi1"></th>
      3. <code id="6yzi1"><small id="6yzi1"><track id="6yzi1"></track></small></code>
      4. 北京福彩网北京福彩网官网北京福彩网网址北京福彩网注册北京福彩网app北京福彩网平台北京福彩网邀请码北京福彩网网登录北京福彩网开户北京福彩网手机版北京福彩网app下载北京福彩网ios北京福彩网可靠吗
        上海代寫論文網專業提供代寫畢業論文、代寫本科論文服務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法律論文 > 刑法論文 >
        濫用興奮劑入罪的范圍及其罪名設置
        發布時間:2019-11-22

          摘    要: 隨著我國經濟發展和精神明文的提升,體育產業尤其是競技體育產業持續高速發展,興奮劑對運動員的危害也隨之增長。要保護運動員就不僅僅對使用興奮劑的運動員進行行業制裁,更要對那些將運動員當做工具獲取競技利益的人進行懲處,即建議對組織、引誘、教唆、欺騙、強迫他人使用興奮劑的行為,向運動員提供興奮劑的行為在刑法中增設新罪名。這一罪名增設的目的是通過加強打擊興奮劑鏈上的幕后人,達到對運動員的保護、競技體育公平秩序的維護和我國體育產業健康發展的促進。

          關鍵詞: 興奮劑濫用; 競技體育; 刑法規制;

          Abstract: With economic and spiritual civilization developing,sport industry especially competitive sports continually develop at high speed,the harm of doping to athletes also arising.To protect athletes,it's necessary to give sanction not only to athletes who use doping,but also to those people who gain benefit by regarding athletes as tool.So we should add new charge to the act of organize,instigate,cheat,force athletes using doping,or afford doping to athletes.The purpose is through criminal punishment to people who are responsible for athletes doping use,to protect athletes health,the fair environment of competitive sports and promote country's sport industry healthy development.

          Keyword: Abuse of doping; Competitive sports; Criminal regulation;

          體育界中的興奮劑被統稱為“doping”,是指運動員在訓練和比賽時,為改善體力或心理狀態,提高運動成績,而使用的化學的、合成的、或通過異常途徑進入體內的物質,以及相應的手段和方法(早期運動員所服用的大多屬于刺激劑類興奮藥物,所以盡管后來被禁用的其他類型藥物并不都具有興奮性〈如利尿劑〉,甚至有的還具有抑制性〈如β-阻斷劑〉,國際上對禁用藥物仍習慣沿用“興奮劑”的稱謂)[1]。任何藥物的使用必須限于合理的醫學用途,這是醫學倫理學的重要原則。超出這個界限的用藥行為就是藥物濫用。藥物濫用原本指的是現代社會濫用毒品的現象,在體育領域的蔓延,就產生了興奮劑問題[2]。在體育事業蓬勃發展的當代,興奮劑的陰影始終籠罩著體育運動。服用興奮劑如同殘害體育事業的癌癥[3],嚴重危害運動員的身心健康,破壞競技體育公平競爭的良好秩序。有學者指出,反興奮劑斗爭已經成為一個控制公共危險的社會話題[4]。

          一、濫用興奮劑的社會危害性已經達到刑法要求

          (一)濫用興奮劑對運動員身體健康和國家體育運動均侵害嚴重

          1.濫用興奮劑對運動員身體健康危害嚴重

          隨著生物科技的發展,興奮劑的品種不斷增多,而各種興奮劑普遍對人體健康具有嚴重危害。如:(1)合成類固醇的嚴重副作用表現為男性人格改變,精子減少,女性男性化,月經紊亂,兒童骨垢過早愈合,影響生長等[5];(2)肽類激素中的促紅細胞生成素濫用可致血壓升高、腦出血、肺栓塞以及卒中。生長激素濫用可致肢端肥大癥、高血壓、心力衰竭、誘發惡性腫瘤。胰島素樣生長因子濫用可致低血壓、心臟停搏、高血糖、高血脂以及橡皮癥。人絨促性素濫用可加重心力衰竭、腎功能不全、高血壓等。胰島素濫用可致低血糖、體重增加、視物模糊等。促皮質素濫用可致精神異常、鈉潴留、低血鉀、高血糖、高血壓及血管硬化[6];(3)刺激劑使神經中樞高度興奮,造成坐立不安、頭昏、震顫和失眠,導致高血壓、心絞痛和致命性心律不齊,昏迷或死亡。有臨床分析顯示甲基苯丙胺濫用者組軀體疾病(以心血管系統疾患、中樞神經系統疾患、糖尿病、傳染性疾病為主)發病率高達50.5%,是普通人群對照組的近5倍,濫用頻率、劑量、年限與軀體疾病發病率成正比[7];(4)麻醉止痛劑的主要危害是藥癮、惡心、嘔吐、頭昏、煩躁不安、呆滯等;(5)蛋白同化制劑的主要危害是發生高血壓和心臟病,損傷肝細胞,致癌,使肌肉、韌帶和肌腱失去彈性而易斷裂,出現犯罪暴力傾向等精神疾病;(6)通過血液回輸增加血液中紅細胞值以提高運動機能的危害是在輸血過程中容易引起感染,出現代謝性休克,引起急性溶血反應,腎功能損害以及各種病毒性肝炎等[8];(7)利尿劑的長期或大量使用可使機體發生脫水、頭暈、肌肉痙攣以及腎損害等。綜上,各類興奮劑對人體健康均具有嚴重的毒副作用。
         

        濫用興奮劑入罪的范圍及其罪名設置
         

          國家藥品安全監管專家總結指出,濫用興奮劑會對運動員的身心健康產生很大損害,許多損害甚至是終身的,不可逆的,比較嚴重的不良反應有:一是產生藥物依賴;二是出現嚴重性格改變;三是導致細胞和人體器官功能異常;四是產生過敏反應,損害免疫力;五是生殖功能減退,甚至出現性別改變;六是導致巨人癥、白血病等惡性疾病;七是長期大量使用也會縮短壽命,甚至導致猝死[9]。除了廣泛的身體傷害,興奮劑也會導致精神和理智上的墮落,即同意進行欺騙和隱瞞自身的能力,承認在正視自我和超越自身極限方面的無能和不求進取[10]。運動員的生命不僅僅只有運動生涯,運動生涯是人生旅途的一部分,可是一些運動員在運動生涯結束后卻要開始長期承受并非運動本身所帶來的痛苦———興奮劑導致的身體傷害。

          2.興奮劑濫用對國家競技體育公平秩序和全民健身風氣的侵蝕也很大

          興奮劑對個別運動員成績的提升具有效果,然而從國家整體角度看,由于一些運動員使用興奮劑,導致競技起跑線嚴重不公平,這便對其他運動員產生使用興奮劑的強大壓力,如果不從嚴打擊,就會侵蝕整個競技體育行業,尤其是在廣泛的基層競技體育賽事中。一旦基層競技體育存在興奮劑濫用,則對國家運動員選拔會造成很大障礙。同時,具有一定天賦或實力的運動員因被引誘、教唆、欺騙、強迫使用興奮劑后,被檢測發現而禁賽或運動生涯終結,也會給國家競技體育事業造成嚴重損失。興奮劑濫用導致運動員為取得高成績而嚴重透支身體,這與國家發展競技體育運動的初衷是背道而馳的。國家競技體育運動產業的發展應當是通過運動健兒的健康身心,引領廣大人民群眾共同開展各式各樣的健身運動,促進全民健身,進而促進國家發展。可是,興奮劑濫用導致“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會造成人們對體育行業和社會風氣嚴重的不信任,會嚴重影響國家弘揚體育健身的良好初衷和社會主義風尚建設。

          (二)運動員對興奮劑易陷難拔

          自20世紀90年代至今除了幾乎每年都有各級運動員個別地被查出使用興奮劑,有的興奮劑濫用現象還存在有組織性特征。如:2005年某省舉重隊組織6名運動員集體使用違禁藥物被處罰;2006年某田徑學校有組織地給青少年運動員集體使用違禁藥物促紅細胞生成素、丙酸睪酮等。興奮劑濫用問題的很大一方面原因是對引誘、教唆、欺騙、強迫運動員使用興奮劑的人和向運動員提供興奮劑的人缺乏有力的處罰。這些人從運動員使用興奮劑中獲取利益,對運動員使用興奮劑起著推波助瀾的作用。《反興奮劑條例》第三十七條至第四十條雖然分別對“提供、組織、強迫、欺騙、教唆”等違法行為規定了“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但一直缺乏刑事法律依據,因而缺乏可操作性。

          1.運動員對勝利的渴望往往被興奮劑提供者利用

          競技體育給運動員產生的榮譽和帶來的物質獎勵是巨大的,一些運動員為此不惜以犧牲健康為代價使用興奮劑。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前,加拿大反濫用藥物組織主席鮑勃·戈德曼曾向198名世界優秀運動員提出“如果我有一種神奇的藥物,它能使你們5年之內在包括奧運會在內的所有比賽中戰無不勝,但五年之后就會死去,你們愿意吃嗎”?有103名運動員(52%)回答說愿意吃。奧運會等重大比賽獲勝的吸引力之大,竟壓倒了對死亡的恐懼[11]。競技體育運動員為了比出好名次,平時進行了大量艱苦的訓練,榮譽感非常強。有些運動員為了團體榮譽,甘愿做出犧牲。有的權力者為了出成績、謀利益,組織、教唆、引誘、欺騙、強迫運動員使用興奮劑。如有學者指出,還存在一些利益集團操控,讓運動員使用興奮劑來滿足他們的利益[12]。普通運動員處于相對弱勢群體地位,易被教唆、欺騙甚至強迫使用興奮劑。

          2.我國青少年體育考試中也有興奮劑涉足

          由于我國各省中考和高考對體育的重視,如體育生招考、體育特長生降分錄取等,出現有青少年為在體育測試中得高分而服用興奮劑。一些學生和家長錯誤地認為“只要能上大學,用用興奮劑沒什么大不了,只要不一直用”[13]。據對體育高考生對待使用興奮劑態度的調查,體育高考生具有較高的使用興奮劑的傾向[14]。未成年人由于心智成熟度、善惡與是非判斷力相對較弱,更容易被成年人引誘、教唆、欺騙和逼迫使用興奮劑。興奮劑對青少年身心發育的危害很大,如肽類興奮劑可使青少年手、足、臉以及內部器官出現不正常發育。體操、跳水等項目需要運動員保持苗條和嬌小的身材,通過讓運動員服用讓發育變緩的藥物可以延長運動員的職業生命,但后果是導致運動員二次發育的遲緩甚至是停止,其損傷是不可逆的[15]。興奮劑濫用正在從競技體育蔓延到學校體育中。

          二、濫用興奮劑入罪的范圍

          繼法國、意大利、西班牙、澳大利亞等國之后,德國在2015年底將興奮劑違規行為入罪。2016年,英國體育部也提出動議將使用興奮劑的行為入罪。目前,歐洲大多數國家已經或準備用刑法打擊體育領域內使用興奮劑的行為[16]。其中丹麥、芬蘭、挪威等采用刑法典模式,在刑法分則中規定了專門的反興奮劑內容;意大利、法國等制定單行刑法打擊某些種類的興奮劑犯罪;荷蘭、日本等則采用了附屬刑法與刑法典結合的模式[17]。當然,無論是在刑事立法層面還是刑事司法中,均應視興奮劑使用行為有無嚴重的社會危害來最終確立是否由刑法介入[18]。興奮劑違規行為不僅包括運動員本人使用興奮劑行為,還包括他人與運動員違法交易興奮劑、教唆運動員使用興奮劑等行為。即使是支持興奮劑入刑的國家,也并非將所有的WADC(世界反興奮劑條例)規定的興奮劑違規行為視為犯罪,而常根據立法目的的不同而有所取舍[19]。對興奮劑違法行為應當區分具體行為類型探討予以入罪或仍保留由行業規范進行處罰。

          (一)重點打擊組織、引誘、教唆、欺騙、強迫運動員使用興奮劑的違法行為

          現行的反興奮劑檢測與相關法律的處罰性條文針對的是運動員本人,而缺乏對興奮劑鏈條上的相關人員的處罰性規制。有學者指出,如果懲罰的對象只是運動員,而不追究其背后的權力利益關系,那么對于運動員而言是不公平的,因為運動員本身也是興奮劑的受害者,打擊興奮劑的目的之一是為了保護運動員的生命健康,無論其是否出于自愿,對于提供興奮劑的人也應該給予處罰,因為其行為已經構成了對于他人生命權的侵害[20]。

          組織、引誘、教唆、欺騙、強迫運動員使用興奮劑的嚴重社會危害性體現在:1.為快速提高比賽成績,產生商業價值,運動員易于被組織或他人利用成為比賽工具,受引誘、教唆使用興奮劑;2.由于是對運動員而非對自己造成傷害,違法組織或他人缺乏本能的懼怕與回避,在使用劑量和次數上難以期待最少量使用;3.普通運動員相對于運動隊、各類體育學校或教練員等,處于弱勢地位,在相關權力者的要求或暗示下,易于就范(尤其是未成年運動員);4.在組織運動員使用興奮劑的違法行為中,受害運動員多,社會危害面廣,社會影響惡劣。

          興奮劑使用被發現后,運動員會被宣布取消比賽成績或停賽一段時間,甚至終身禁賽。但少見對相關人員的處罰,如興奮劑的提供者、教唆使用者等。這些人自己不使用興奮劑,卻將運動員作為他們牟利的工具,不顧運動員身體健康的損害,而通過各種方式促使運動員使用興奮劑。如果有運動員因身體健康損害或者被查處禁賽而喪失利用價值,他們則繼續向新增補的運動員“兜售”興奮劑。全國人大代表、女子短道速滑冬奧會冠軍楊揚在2010年建議修改刑法,增設相應罪名和條款。楊揚指出,運動員自己使用興奮劑,一般由體育組織根據行業內部規則作出處理,如取消比賽成績、禁賽、罰款等。但是,對他人使用興奮劑的行為,特別是非體育從業者組織、教唆、強迫他人使用興奮劑,體育規則對其束手無策,而刑法又沒有與興奮劑直接相關的罪名和條款,也無法直接追究行為人的刑事責任。因此,常常造成真正的責任者逃避處罰,逍遙法外[21]。

          (二)運動員使用興奮劑的自損行為不宜入罪

          《體育法》第五十條規定:“在體育運動中使用禁用的藥物和方法的,由體育社會團體按照章程規定給予處罰”。有學者指出,服用興奮劑雖然對自身身體造成傷害,但是并不危害他人,亦不會危及全體公民人權,因此服用興奮劑只是自損行為不當納入刑法規制[22]。在興奮劑濫用現象中,運動員本人也是受害者,且運動員對興奮劑使用有時也不具有完全的自主性,因此宜參照我國《刑法》關于毒品犯罪中未規定吸毒罪之范例,對運動員使用興奮劑這樣一種妨害競賽公平的自損行為(自損行為本身也不屬于刑法保護的范圍),仍留給相關行業規定處罰,如取消參賽資格、比賽成績、禁賽一段時間甚至終身禁賽等處罰,這些行業處罰措施對運動生涯有限的運動員來說懲處力度已經比較大。雖然也有學者指出,自愿使用興奮劑行為所侵犯的法益,與吸食毒品相類比,是一種形而上學的機械參考。在組織化或者商業化的競技體育比賽中自愿使用興奮劑行為,雖然也是行為人處分自己的法益,但是自愿使用興奮劑的行為還侵犯了體育法益即侵犯了體育比賽的公平公正精神,而自愿吸食毒品沒有破壞社會管理秩序,這才是二者的本質區別[23]。筆者認為,從刑法的謙抑性角度考慮,此種行為從其侵害對象主要是運動員自身健康、已有行業懲罰的力度較大看,以不單獨增設新罪名為宜。

          (三)《刑法》中已有罪名可予適當規制的,可以盡量運用相關罪名

          2006年5月至2008年1月,犯罪人李某和田某在境內購買國家管制的精神藥品、興奮劑及其他藥品,通過郵寄出售給境外人員,法院審理認為兩人構成走私、販賣毒品罪和非法經營罪[24]。對非法制造、販賣、走私、運輸、持有興奮劑的,如果該興奮劑與毒品范圍重合(如大麻制品、可卡因、嗎啡等麻醉藥品或苯丙胺等刺激劑),則可由刑法中已有的相應毒品犯罪(非法制造、販賣、走私、運輸毒品罪,非法持有毒品罪,引誘、教唆、欺騙他人吸毒罪,強迫他人吸毒罪)予以規制;對不屬于毒品的興奮劑,一般會存在國家管控,非法經營的可以考慮認定為非法經營罪。興奮劑雖然對人體健康有很大危害,但由于濫用興奮劑導致的嚴重生理危害可能需要數年時間才會顯現出來,且時間跨度長可能導致因果關系的認定更加困難,因而僅憑借故意傷害罪對運動員進行保護往往不及時。當然如果能夠證明興奮劑濫用與輕傷以上后果之間存在因果關系的,則可以成立相關犯罪與故意傷害罪的想象競合。對于在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中使用興奮劑的,還可以考慮適用組織考試作弊罪。有學者指出,首先在體育運動中服用興奮劑的運動員相對于沒有服用興奮劑的運動員是一種作弊,擾亂了體育賽事的公平秩序。其次,根據《高等教育法》進行的體育專業高考,屬于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所以在該類考試中組織作弊或者為他人組織作弊提供幫助的,依法應受到處罰[25]。

          三、“興奮劑犯罪”新罪名的設置

          將“濫用興奮劑”相關行為納入刑法條文,體現國家對體育競爭舞弊現象的否定態度和對運動員保護的關切。有學者指出,如果“濫用興奮劑”具有了刑事違法性,再加上其原本的實質違法性,就能更切實有效地規制人們的偏差行為[26]。筆者建議在我國《刑法》中增設“組織、引誘、教唆、欺騙、強迫他人使用興奮劑罪”與“向運動員提供興奮劑罪”,兩罪侵害的法益是運動員的身體健康、競技體育公平競賽秩序和國家對興奮劑的管控。

          (一)組織、引誘、教唆、欺騙、強迫他人使用興奮劑罪的設置

          1.若組織、引誘、教唆、欺騙、強迫他人使用的興奮劑與毒品在范圍上重合,則可能同時成立引誘、教唆、欺騙他人吸毒罪,或強迫他人吸毒罪,或容留他人吸毒罪,成立想象競合犯從一重罪論處。

          2.在刑罰設置方面,本罪可以參考這三個毒品犯罪的法定刑,對于有下列情節的,可以設置重一個幅度的法定刑:(1)組織、引誘、教唆、欺騙、強迫未成年運動員使用興奮劑的;(2)使用興奮劑種類或使用方法對運動員身體健康可能造成嚴重傷害的;(3)引誘、教唆同一對象使用興奮劑10次以上或者不同對象10人以上,組織、欺騙、強迫同一對象使用興奮劑5次以上或者不同對象5人以上的。

          (二)向運動員提供興奮劑罪的設置

          1.指明知是運動員而違規向其提供興奮劑,有下列情節之一的行為:

          “(1)向未成年運動員提供興奮劑的;(2)提供對身體健康可能造成嚴重危害的興奮劑的;(3)提供累計10次或向5人以上提供興奮劑的”。

          2.行為人收取財物而提供的,也屬于提供,即販賣興奮劑行為也成立本。

          對販賣興奮劑同時成立販賣毒品罪、非法經營罪的,成立想象競合犯從一重罪論處。對于為陷害他人而投放興奮劑藥物,實踐中在某省舉重隊曾經發生過,該隊男子舉重隊運動員張某因感受“不公”,先后3次將“甲睪酮”片劑研成粉末后倒入運動員熬中藥的藥鍋內,使10余名在訓運動員誤服,被中國奧委會反興奮劑委員會發文通報。破案后公安機關與檢察院對張某成立何罪大傷腦筋,在認定甲睪酮并非投放危險物質罪中所規定的毒害性物質,誤服運動員也沒有產生輕傷害以上的身體損傷不成立故意傷害罪的情況下,最終難以追究張某刑事責任[27]。有學者因此建議增設投放興奮劑罪[28]。而在設立了向運動員提供興奮劑罪后,這種陷害行為便成立本罪(本罪包括被提供人知情和不知情兩種情況下的提供行為)。

          四、結語

          興奮劑與毒品在范圍上存在部分交叉。隨著興奮劑使用的發展,新型興奮劑及新的使用方式都在不斷更新,僅依靠傳統的毒品類犯罪與非法經營犯罪進行規制會出現捉襟見肘。我國《刑法》中的其他罪名如故意傷害罪等也只能適用于興奮劑使用的某些特定情形。當然,對興奮劑濫用入刑的目標應當明確,即重點是針對那些傷害運動員的人。反之,無論再怎么加重對運動員的懲處,卻不打擊興奮劑鏈上幕后的違法行為人,就難以解決競技體育中興奮劑濫用的問題。

          參考文獻

          [1]徐京生.“濫用興奮劑”入刑的理論探索[J].法學雜志,2018(5):104.
          [2]中國反興奮劑中心.藥物濫用與興奮劑問題[N].中國醫藥報,2008-04-29(B7).
          [3]薩馬蘭奇.奧林匹克回憶[M].北京:世界知識出版社,2003:58.
          [4]康均心,夏婧.興奮劑的入罪問題研究[J].武漢體育學院學報,2010(1):5.
          [5]李擁軍.濫用興奮劑會嚴重損害運動員健康[N].光明日報,2008-08-04(11).
          [6]本刊編輯部.濫用興奮劑有何危害?[J].藥物不良反應雜志,2008(3):224.
          [7]周延明等.苯丙胺類興奮劑濫用者并發軀體疾病的調查[J].中國藥物依賴性雜志,2015(3):208.
          [8]童傳升.科技奧運的困境與消解[M].沈陽:東北大學出版社,2004:180.
          [9]李雪墨.濫用興奮劑危害健康興奮劑治理非應時之舉[N].中國醫藥報,2008-06-12(A1).
          [10]田慧主編.走進奧運[M].北京:北京體育大學出版社,2007:55.
          [11] 陳雯韻,張軻.反興奮劑:一場“老鼠”永遠跑在前面的游戲[N].都市時報,2012-07-30(A24).
          [12]王倩倩.我國運動員使用興奮劑入罪的可行性分析[J].中國藥物濫用防治雜志,2018(1):31-32.
          [13] 高鵬,代群.凈化業余賽場:斬斷伸向校園的興奮劑“黑手”[EB/OL].http://news.xinhuanet.com/school/2005-07/15/content_3221467.htm.
          [14]高晶.魯、粵體育高考生對使用興奮劑的態度調查與分析[J].體育學刊,2006(3):20.
          [15]徐斌.世界政治博弈陰影下的競技體育興奮劑濫用反思[J].南京體育學院學報,2016(6):44-45.
          [16]楊春然.運動員使用興奮劑行為入罪的法律障礙及突破[J].上海體育學院學報,2018(2):18.
          [17]張子豪.濫用興奮劑入罪入刑的思考[N].人民法院報,2018-05-30(6).
          [18]姚萬勤.濫用興奮劑應納入刑事規制范疇[N].檢察日報,2017-02-27(3).
          [19]宋彬齡.興奮劑入刑之再思考[J].西安體育學院學報,2018(2):148.
          [20]龔江泳.興奮劑入刑研究[J].體育文化導刊,2012(10):11.
          [21]徐宜軍,高鵬.建議修改刑法打擊對他人使用興奮劑行為[J].中國人大,2010(23):24.
          [22]徐偉.體育犯罪刑法邊界:標準構建與實踐策略[J].上海體育學院學報,2017(5):62.
          [23]賈健.濫用興奮劑行為犯罪化研究[J].武漢體育學院學報,2015(7):49.
          [24] 薛雯,宋潔.我省首例利用互聯網走私興奮劑案昨一審宣判[N].西安晚報,2008-11-25(7).
          [25]李明魯.非法提供興奮劑的刑事可罰性分析[J].北京政法職業學院學報,2017(1):34.
          [26] 徐京生.“濫用興奮劑”入刑的理論探索[J].法學雜志,2018(5):108.
          [27]孔繁平,盧金增.投放興奮劑,刑法管不管?[N].檢察日報,2003-09-18.
          [28]梅錦.投放興奮劑行為之入罪化探究[J].廣州市公安管理干部學院學報,2014(3):37.

        對應分類:
        版權所有:上海論文網專業權威的論文代寫、論文發表的網站,秉承信譽至上、用戶為首的服務理念,服務好每一位客戶
        本站部分論文收集于網絡,如有不慎侵犯您的權益,請您及時致電或寫信告知,我們將第一時間處理,郵箱:shlunwen@163.com
        北京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