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6yzi1"></strike>
      1. <big id="6yzi1"></big>
      2. <th id="6yzi1"></th>
      3. <code id="6yzi1"><small id="6yzi1"><track id="6yzi1"></track></small></code>
      4. 北京福彩网北京福彩网官网北京福彩网网址北京福彩网注册北京福彩网app北京福彩网平台北京福彩网邀请码北京福彩网网登录北京福彩网开户北京福彩网手机版北京福彩网app下载北京福彩网ios北京福彩网可靠吗
        上海代寫論文網專業提供代寫畢業論文、代寫本科論文服務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法律論文 > 法學論文 >
        分析和探究法學上的關系思維對法律有效理論的作用
        發布時間:2019-10-14

          摘要:關系思維是從事物之間的相互聯系中觀察和分析各種法律現象并揭示其屬性及發展規律的與實體思維相對應的一種思維方式, 也是一種法學新思維、新方法。相對于實體思維, 關系思維的法學特征主要有本體上的建構性、立場上的換位性、功能上的多維性以及視域上的整體性。法學上的關系思維是分析和探究法律現象的有效理論工具, 以關系思維為基礎, 可對法學理論的各主要部分作出新的闡釋和概括。同時關系思維, 在裁判過程中往往轉化為以法律關系為基礎的思維, 對法官具體運用裁判方法、作出司法決策具有重要影響。

          關鍵詞:關系思維; 法學方法; 法律方法; 法律關系;

          在法學領域, 人們將法治實踐經驗以知識的形態確定下來, 所形成的比較系統的法律思想、法律理論, 即為法學思維。科學的法學思維是推動學術進步、法治發展的重要思想驅動力。"每一個時代的理論思維, 從而我們時代的理論思維, 都是一種歷史的產物, 它在不同的時代, 同時具有完全不同的內容。" 1客觀世界是變動不居的, 相應地, 任何理論思維也不能一成不變。現代社會是一個復雜多變的"風險社會", 來自各方面的因素嚴重地威脅著人的生命、健康、安全和秩序。"我們腳下的大地正在移動, 假裝法律的領域單單在普遍的變動中保持穩定不變是毫無用處的。" 2過于強調法律的穩定性、形式化的傳統法學, 存在著諸多不適應之處, 因而法學家有責任更新法學思維模式, 順勢應變。當下有學者嘗試用關系思維來闡釋有關法律問題, 但以關系思維為主題進行理論提煉和概括的著述極為少見。在法學領域, 關系思維有其獨特的觀察視角、思維結構、運思過程和解題方法, 以它為理論工具可以重新描繪法學理論體系的圖景, 有助于有效回應全面依法治國的需要。

        法學

          一、關系思維的法域登場

          在認識論上, 實體思維與關系思維是人們觀察、把握世界的兩種不同方式。實體思維, 是指把存在預設為實體, 把實體理解為事物的本質屬性, 并借此詮釋一切的思維方式。依據此種思維方式, 實體就是先于其他事物而獨立自存的東西, 是其他事物固定不變的基礎、原因、本質。古希臘的原子論者認為, 物質是構成宇宙的永恒的硬核, 萬物由它而生發, 最后又復歸于它, 它不生不滅, 不增不減。物質及其性質獨立于人類的意識而存在, 是客觀的實體。以牛頓力學為基礎的經典物理學, 延續了古希臘原子論的觀點, 把物質歸結為具有某些絕對不變屬性的集合。這種哲學思維對法學也產生了重要的影響, 相應地體現為法學上的實體思維。首先, 法律是獨立自存的純客觀現象。實體思維追求法律現象內部深藏的純粹本質, 認為法律是一些固定不變的、確定的實體性存在。與"實體"世界相比, 具體的法律實踐是不完善的, 實體為法律實踐提供了超歷史的永恒價值。這種思維方式總是企圖尋找一種決定著全部法律生活的終極性實體, 來闡釋法律現象。3許多法學理論的核心范疇, 如神學法學家的"神的意志""上帝旨意"、古典自然法學派的"自然狀態""社會契約"、歷史法學派的"民族精神""民族意識"、規范法學派的"主權者命令""規范體系"、社會法學派的"社會事實""客觀法"等, 都帶有濃厚的實體思維色彩, 是各法學流派視野中堅實的理論"硬核".其次, 主體與法律之間疏離、隔絕。由于法律是事先給定的, 因此法律主體不能參與法律的形成和演變過程, 只能被動地接受、適用已然存在的法規范。例如, 許多法律實證主義者把法律當作一個物質對象, 一個相對于人的思維而存在的外在"客體", "主體"只能運用發現的方法, 不摻入主觀成分地把握法律的純客觀性。自然法學視野中法雖然形態各異, 如"上帝意志""人的理性", 但都屬于"預先給定之物", 它們為預設的、不變的客觀現象, 具有不證自明的公理性。盡管這些法學流派對法的認識差別較大, 卻都主張這些所謂的法是外在于人的意志和活動之外的獨立客體。最后, 法的運作是三段論式的邏輯過程。實體思維致力于探尋實體本體論的法律概念。立法機關經過法定程序創制的立法文本或者其他法律淵源, 在沒被修改廢止之前, 無論經過社會生活怎樣的沖刷、磨礪, 都巋然不動。法官面對抽象的法律, 在作出具體的判決以前, 事先就已存在堅固的法律實體, 絕對地、自動地決定了他們的判決。4法律的運作基本上是演繹邏輯的過程, 法律實施者在整理案件事實之后, 只需將這些具有明確含義的法規范, 適用于待決案件即可。法是一個封閉體系, 所有的個案事實都能被涵攝其中。歐洲大陸的法律科學發展到法典化時代, 演繹法在法學領域獨領風騷。法學上的實體思維盡管為法釋義學的形成奠定了理論基礎, 卻也存在不容忽視的缺陷:將理論與實踐嚴格區隔, 并將理論置于實踐之上的更高判準;將法律看作純客觀現象, 否認法律主體對法律發展的能動作用;將法律運行理解為機械化的過程, 忽視法官的造法地位。

          19世紀與20世紀之交, 物理學產生了電子、倫琴射線、柏克勒爾射線和放射性元素鐳等重大的科學發現, 證明原子可以被破毀, 因而并不是世界的終極實體。這動搖了原子具有最終性質和能量不變的觀念。尤其是愛因斯坦的相對論, 證明了質量與速度有關, 同一物體相對于不同的參照系其質量就有不同的值。如果粒子速度接近光速, 那么它的質量也就趨于無窮大, 就不再是物質的不變屬性。由于原子和物質質量都可生可滅, 因此它們就不是構成自然界永恒不變的基本元素。理論上的"推陳"是"出新"的前奏。由于實體思維遭遇嚴峻的挑戰, 因此關系思維逐漸顯露頭角, 并在科學、哲學等領域發揮著越來越大的作用。關系是定義事物本質的范疇, 不同的關系體現著事物的不同屬性。正是在與其他事物的聯系之中, 事物才能得以存在和發展, 它的本質方能清晰地顯露出來。由于事物同周圍環境聯系方式的復雜性, 人的實踐和認識方式的多樣性, 因此可以通過各種定義來把握事物不同的"本質屬性".5關系思維首先出現于哲學領域, 并有成熟的理論概括。無疑, 作為"科學的科學", 哲學對法學的影響是巨大的。"惟有精通哲學知識的人, 才能專業地從事法律哲學工作。"6一些法學家關注并努力吸收哲學界的最新成果, 不斷地推進實體思維向關系思維的轉化。例如, 奧地利法學家凱爾森在法學領域選擇虛化物質實體的理論思路, 將本體論上的實體概念轉化為關系概念。他否認自然人、法人的實體概念在法律認識領域中有任何認識論意義, 認為法律科學所能認識的只是分別作為法律規范復合體和國內法律秩序的自然人和法人概念。進而, 將國家也轉化為一種非實體的法律秩序的概念, 提出了法律與國家的統一性理論。7德國當代法學家考夫曼指出:"法不是如同樹木和房屋一般的'客體', 相反, 它是一種關系的結構, 人們在這種關系中相互依存并與物發生聯系。代替實體本體論, 應確立關聯本體論。" 8還有, 在部門法學領域, 也有學者嘗試以關系為中心來構建自己的學科體系。儲懷植教授指出, 刑法在關系之中存在并運作, 關系是刑法的本體, 關系是刑法的生命。從結構的角度看, 關系刑法的內容有刑法的外部關系和刑法的內容關系。9由此可以看出, 關系思維在法學領域的影響越來越大, 逐漸成為一種對實體思維構成挑戰的、重要的法學思維方式。

          在法學領域, 關系思維是指從人與人, 法與人, 法與法, 法與經濟、政治、文化等現象的相互聯系之中, 觀察和分析各種法律現象, 并揭示其屬性及發展規律的與實體思維相對應的一種思維方式。10以關系思維來觀察法律現象時, 其運思過程為:

          第一, 關系是相對于關系者的獨立存在。事物及其本質是由特定的關系來定義的, 關系的改變在一定的條件下會引起事物及其本質屬性的改變。有的法學家有種錯覺, 各個人相互之間的關系, 可以隨意建立或不建立, 其內容完全依據締約雙方的意愿。對此, 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給予了批判:"關系在法律學, 政治學中--在意識中--成為概念;因為他們沒有超越這些關系, 所以這些關系的概念在他們的頭腦中也成為固定概念". 11隨后, 馬克思進一步指出:"人們在研究國家狀況時很容易走入歧途, 即忽視各種關系的客觀本性, 而用當事人的意志來解釋一切。但是存在著這樣一些關系, 這些關系既決定私人的行動, 也決定個別行政當局的行動, 而且就像呼吸的方式一樣不以他們為轉移。只要人們一開始就站在這種客觀立場上, 人們就不會違反常規地以這一方或那一方的善意或惡意為前提, 而會在初看起來似乎只有人在起作用的地方看到這些關系在起作用". 12關系思維把存在預設為動態聯系, 以關系的眼光看待一切。關系具有相對于關系者而言的邏輯優先性, 是定義單個事物屬性的基礎。"一種社會秩序就是一個各種要素的體系, 其中每一個要素都由它與所有其他要素之間的關系來界定。" 13人與人, 法與人, 法與法, 或者法與經濟、政治、文化等之間的關系, 遠比單個法律現象更具本質意義。

          第二, 在兩個以上的事物之間來回審視、對照。"人心在思考一個事物時, 如果把它同別的事物在一塊考究, 并且在兩物之間來回觀察, 這就叫做關系。" 14老 (或少) 、大 (或小) 、長 (或短) 、高 (或矮) 等貌似絕對的名詞, 都隱含著一種不易覺察的關系。單獨的一個事物, 無所謂關系。關系"表示其中包含著兩個相互關聯的方面".15只有兩個各自存在的事物之間, 才能互相比較, 才有所謂的關系。為了認識一個特定的法律現象, 法學家必須在法律現象之間, 目光不斷往返流轉, 相互比較對照。

          第三, 關系體現法律的基本屬性。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非常重視關系的價值:"我們采用這種方法, 是從歷史上和實際上擺在我們面前的、最初的和最簡單的關系出發, 因而在這里是從我們所遇到的最初的經濟關系出發。我們來分析這種關系。既然這是一種關系, 這就表示其中包含著兩個相互關聯的方面。我們分別考察每一個方面, 由此得出它們相互關聯的性質, 它們的相互作用。于是出現了需要解決的矛盾。但是, 因為我們這里考察的不是只在我們頭腦中發生的抽象的思想過程, 而是在某個時候確實發生過或者還在發生的現實過程, 因此這些矛盾也是在實踐中發展著的, 并且可能已經得到了解決。我們考察這種解決的方式, 發現這是由建立新關系來解決的, 而這個新關系的兩個對立面我們現在又需要展開說明, 等等。" 16與孤立的個別事物相比, 關系更具本質意義, 也是觀察和把握事物屬性的獨特角度。因而, 法學家不應簡單地就事論事, 而應著力發現各種事物之間的聯系, 以探究各種法律現象的本質屬性。

          作為一種法學的新思維、新方法, 關系思維雖然給牢固的傳統法學撬開了一個縫隙, 但是其影響有限、認可度不高, 因此, 需要對其理論屬性、獨特功效進行充分的揭示, 努力為其發展拓展空間。

          二、關系思維的法學特征

          相對于實體思維, 關系思維在法學上具有多方面的特征, 主要有本體上的建構性、立場上的換位性、功能上的多維性以及視域上的整體性, 等等。

          第一, 本體上的建構性。

          關系思維突顯人的主體性, 并借此來理解和把握法律淵源。傳統的自然法學和法律實證主義都堅持"主體-客體"二元分立的定式, 即認識是對象在意識中的"圖像", 認知者不摻雜主觀成分地去認識處在自身之外的純客觀對象。而運用法學上的關系思維則看到, "法之發現不僅僅是一種被動的推論行為, 而是一種構建行為, 法之發現者一同進入行為過程, 這意味著, 法不是實體的事物……毋寧是, 一切法具有關系特征, 法是某種聯系的事物, 它存在于人的相互關系中, 并面對物而存在。之于這種法思維, 只能存在一種'敞開的體系', 在敞開的體系中, 只能存在'主體間性'".17關系思維承認法有本體, 但這一本體不是外在于主體的實體, 而是深深地打上了法律適用者的烙印。法的本體是關系的本體, 具有主體間性。18法律的存在與發展, 必然滲透著人的主體性因素, 因此法律理論發生重大轉向, 理論的重心不只是成文的法條, "而是當事人與當事人之間、當事人和法律家之間以及市民社會內部的主體之間的相互作用。主觀與客觀之間的互動關系在這里變成了主觀與主觀之間的互動關系". 19人們必須在關系之中, 即在自己與其他主體的互動關系之中發現法之本體。

          并且, 在法律主體與法律淵源之間, 前者往往以各種不同的方式參與后者的創造。法律規范并不具有本體論意義上的客觀性和實定性, 所謂客觀性或實定性可以說只是一種通過觀念而建構起來的社會性"實在", 實質上屬于 "相互主觀性"的范疇。在一系列程序和制度性安排的制約下, 由法學家、律師和法官等法的專家通過高度專門化的法律知識和技術而建構的所謂"法的解釋共同體", 有可能在不同程度上使一種作為規范秩序實質內容的"客觀性"與"實定性"得以實現。20對法律淵源的把握, 由于世界上的任何事物都與其他事物有著或多或少、或密或疏、或近或遠的聯系, 整個世界是相互關聯的復雜體系, 同時每個事物內部也是由諸多元素組合而成的, 這些元素之間相互制約、彼此互動, 因此要主動地構建被理解的法律淵源。法律適用者并非機械地套用法條來涵攝具體案件, 完全客觀、中立地作出裁斷, 實際上, 他必然帶入某些情感、前見, 并以立法者的角色定位積極地創制裁判規范。"在運用法的概念中, 創造的因素也在其中 (原則上, 情況總是如此) , 那么, 法律判決的正確性, 只有通過參與人的論證和合意才能被創立出來。"21日本法學家末弘嚴太郎就法官在裁判過程中的實際作用指出:"法不只是由立法機關制定的, 法院也制定法律。否定法院的造法功能, 也就是否認裁判制度本身的存在。" 22應該承認, 法律適用不是將擺在桌面的法條拿來照搬套用, 而是往往需要法官發揮造法的功能, 創設裁判規則、發展法律。

          第二, 立場上的換位性。

          在民主社會, 每個人在堅持自己觀點的同時, 也應兼采其他成員的觀點, 在自己與他人之間來回尋視比較, 照顧彼此的關切, 以理性為動力不斷調適各自的立場。"任何一種不借助赤裸裸社會暴力來完成的社會整合, 都可以被看作是對這樣一個問題的解決:多個行動者的行動計劃, 可以作怎樣的彼此協調, 以使得一方行動是同另一方行動'相銜接'的。" 23民主社會的法律, 是各種社會主體經由對話交流、相互妥協而形成、發展的。"彼此賦予同樣權利的法律主體, 與那些以策略方式運用權利、彼此當作對手對待的私人, 是一身兼二任地連接起來的, 但并不是合二而一的:'權利畢竟既不是一支槍, 也不是一臺獨角戲。它是一種關系、一種社會慣例, 而在那兩者的根本方面, 它是關聯性……的一種表達。權利是一些公共的主張, 既包含針對他人的資格要求, 也包括對他人所負擔的種種義務。從表面看, 它們至少是一種形式的社會合作--毫無疑問, (不是自發的合作, 而是高度組織化的合作) 但歸根結底, 仍然是合作。'主觀權利并不是根據其概念就已經指向以占有者姿態彼此相對的原子主義的、疏遠化的個人的。作為法律秩序的成分, 主觀權利毋寧說預設了這樣一些主體之間的協作, 這些主體通過互相關涉的權利和義務彼此承認為自由和平等的法律同伴。" 24可以說, 作為法學核心范疇的權利, 實質上是合作的法律主體的相互承認;與他人沒有聯系的單獨個人, 無所謂權利義務。

          對法律現象的理解, 需要各社會主體之間進行充分的對話交流, 以消弭或縮小彼此間的差異, 并設法達成共識。即便是較為抽象的人權概念, 經由關系思維予以觀察, 也能獲得較為清晰的含義。《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33條第3款規定:"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人權入憲的重要意義, 在于它是向現存的法律制度、實際的法律活動提出更高的要求或者對之加以改變。必須承認, "有一種不成文的法律, 那是我們自己良心上的法律", 它比國家制定出來的"法案都要更加有束縛力得多".25可能有人會說, 人權的內容過于空泛模糊、飄忽不定, 因而難以認定和把握。但實際上, 人權概念既不玄奧也不空洞, 它真切地存在于天道人心、人情世故之中。在每個人的心里普遍都有一把質樸且靈準的人權標尺, 即"你希望別人怎樣對待你自己, 你就怎樣對待別人".26從人權的底線標準看, 就是"己所不欲, 勿施于人".你不想別人怎樣待你, 你就不該如此待人。從人權的崇高目標看, 基于"己欲立而立人, 己欲達而達人"的立場, 每個人從自身的期許與希望出發, 即可推導出一系列"應為""必須為"的行動規范。正是在這種設身處地、彼此關照、將心比心的換位體驗過程中, 方能形成"人人把自己當人, 把別人也當人"的社會共識, 人權原則所包含的"人不得如何行為"的消極內容以及"人應當如何行為"的積極內容, 也就逐漸清晰、具體地呈現出來。

          第三, 功能上的多維性。

          美國哲學家杜威指出:"既然我們已經廢除了具有固定孤立而互不作用的特性的、不可變化的實體, 我們也就勢必要廢棄用賦予固定特征的辦法來達到確定性的這種見解。" 27所采用的視角不同, 一個事物的性質與功能也可能發生變化。"玻璃杯既是一個玻璃圓桶, 又是一個飲具, 這是無可爭辯的。可是一個玻璃杯不僅具有這兩種屬性、特質或方面, 而且具有無限多的其他的屬性、特質、方面以及同整個外界的相互關系和'中介'.玻璃杯是一個沉重的物體, 它可以作為投擲的工具。玻璃杯可以用作鎮紙, 用作裝捉到的蝴蝶的容器。玻璃杯還可以具有作為雕刻或繪畫藝術品的價值。這些同杯子是不是適于喝東西, 是不是用玻璃制成的, 它的形狀是不是圓筒狀, 或不完全是圓筒狀等等, 都是完全無關的。" 28列寧在此雖然談論的是玻璃杯, 但是實際上其他事物包括法律現象也同樣會因視角的增加而不斷被賦予更多的功能。

          對任何一個法律現象功能的認識, 必須置于特定的情境之中, 針對不同的參照對象做具體的判斷。例如, 法律主體并非孤立自存的, 對其角色定位與社會作用的理解必須聯系參照對象在相互關系之中做擴張式理解。"在一個功能上不斷分化的社會中, 越來越多的人獲得范圍越來越寬的權利以進入和參與越來越多的子系統, 包括市場、企業和工作場所, 辦公室、法庭和常備軍, 學校、醫院、劇場和博物館, 政治結社和公共交往手段, 政黨、自治組織和議會。對于個人來說, 組織成員身份隨之大大增加, 選擇空間隨之大大擴大。"29對各種法律現象的特征和功能的認知, 都是以參照系的確定以及法律現象與參照系之間的關系為前提而獲致的。多一個視角, 法律現象的功能就可能有所增加, 因而, 視角的多元必將帶來功能的多樣。

          第四, 視域上的整體性。

          加拿大法學家羅斯指出, 西方科學家和加拿大原住民科學家在研究某種植物時會采用十分不同的方法。西方科學家可能會將注意力放在對指出植物各部分的了解和命名上, 指出哪部分是它的根, 哪部分是它的莖, 哪部分是它的葉, 研究它是怎樣吸收水分、陽光和營養的, 它是怎樣繁殖的, 它的壽命有多長, 等等。而原住民科學家, 則很可能會將他的絕大部分注意力放在了解這種植物在整個草場中發揮的作用是怎樣的。研究下雨時它是怎樣保持土壤的;它身邊的哪些植物會生長的茂盛一些;它會吸引哪些鳥類、動物以及昆蟲, 它是怎樣對它們起作用的;它需要怎樣的條件才能夠健康生長, 諸如此類的問題。這并不是說他們對對方所研究的內容毫不關心, 而是說他們研究的重點是不同的。萬物都處于一張復雜的關系網絡之中。事物之間是相互影響的, 牽一發動全身。如果提及關系中的一部分, 那么就是說到了全部。必須注意事物之間的關系, 而不僅僅是盯在事物本身上。30兩相比較, 加拿大原住民科學家這種思維方式, 具有鮮明的關系性、系統性。沿此思路觀察可發現, 世界上的任何事物都并非孤立存在, 而是與其他事物產生著聯系, 整個世界就是相互關聯的復雜體系;同時, 每個事物內部的諸多元素之間也相互制約、彼此互動。"我們的生活需要與他人有密切關系, 不管作為妻子、丈夫、孩子、家庭、集體還是任何其他單位, 這種生活是什么?考慮這個問題時我們不可能把它分割開來, 因為若是我們單獨拿出整體存在中的一段或者一部分來嘗試解決它, 我們不可能找到任何出路。但如果我們能從整體上應對這個關系的問題而不是分割來看, 也許我們就可以獲得頓悟和不同的生活方式。這意味著我們不能把問題分為個人與集體的, 或是個人與集體對立的、個人與社會的或者個人與宗教的, 因為這些都是支離破碎的, 是不完整的。我們總是站在這個冰山一角就試圖解決所有生存的問題。" 31在社會生活中, 人不可能與他人完全無涉, 必須扮演一組社會角色, 而與他人發生各種各樣的聯系。

          運用關系思維觀察各種法律現象, 可發現它們之間是先后相繼、左右牽掛、連綿無盡的, 先由點連線, 再由線成網, 最終形成一個有機整體。"若要了解法律在社會中的作用, 只將注意力集中于立法者、法院與其他裁判機構的行動上并不夠。法律是被覆社會的一張大網, 由各種事務中具有法律意義的人類行為所構成, 無數公務人員、法律和其他行業的從業人員, 以及像商業組織這類集團等都不斷地用行動對這張'大網'作出貢獻。"32貌似孤立的各種法律現象, 在關系思維看來, 它們相互間存在著各種各樣的聯系, 并聯結成一個有機聯系的整體。作為關系思維具體化之法律關系, 也具有明顯的融貫性、整體性。"法律關系的基本思想, 在于對具體相關生活事實從事法的整體觀察。也因此在這個理論之下, 權利義務不再彼此隔離, 而是涵蓋在法主體相互間的影響關系之中, 強調其關聯性、相互影響性與顧及性。" 33以法律關系為中心, 構造法學體系, 將會使人們更注意從整體性、系統性上觀察和把握法律現象。

          關系思維的上述特征, 是其獨特學術立場的宣示, 也是對長期以來占據主導地位的實體思維所存缺失的批判, 會對法學研究和法治實踐產生良性的促進作用, 需要認真對待。

          三、關系思維的法理構圖

          作為法的一般理論, 法理學是從宏觀的、整體的角度來觀察法律現象的。它研究的對象包括整個法律體系、法律運行的全過程以及古今中外各種類型的法律制度及其在各個發展階段普遍存在的問題。"隨著視角的改變, 參照點, 事物的狀態以及觀察事物的方法都會發生變化, 因而對現實的描述會很不相同。"34以關系思維為基礎, 可對法學理論的各主要部分作出新的闡釋和概括, 并具有較強的自洽性和融貫性。

          第一, 反思法的概念。

          法的本體就是法的存在及其本質、關系和內在聯系。只有回答了這些問題, 才能建構起法學的知識體系和理論體系, 并為進一步解決法律領域的其他問題奠定理論基礎。給法下定義, 是法學研究繞不開的核心問題, 是古今東西法學家們孜孜以求的學術目標。在古羅馬, 人們"有時把'某種關系'說成法……比如:我與某人有血緣關系或姻親關系". 35中世紀思想家托馬斯·阿奎那認為, 正義的目的在于調整人們彼此的關系。他指出:"公理或正義全在于某一內在活動與另一內在活動之間按照某種平等關系能有適當的比例。" 3618世紀, 法國啟蒙思想家孟德斯鳩指出:"從最廣泛的意義上來說, 法是源于事物本性的必然關系。就此而言, 一切存在物都各有其法。上帝有其法, 物質世界有其法, 超人智靈有其法, 獸類有其法, 人類有其法……存在著一個初元理性, 法就是初元理性和各種存在物之間的關系, 也是各種存在物之間的相互關系。" 3719世紀, 德國哲學家康德也從關系方面來闡釋法律以及法律權利。康德指出:"可以理解權利為全部條件, 根據這些條件, 任何人的有意識的行為, 按照一條普遍的自由法則, 確實能夠和其他人的有意識的行為相協調。" 38法的正確定義方式必然是"關系的", 因為法律概念的意義是以其所碰到的關系來決定的。"只有在規范與生活事實, 應然與實然, 彼此互相對應時, 才產生實際的法律:法律是應然與實然的對應。法律是一項對應關系, 法律不具有實體的性質, 而是關系的性質, 因此, 法律的全部, 并非條文的整體, 亦非規范的全體, 而是關系的全體。" 39在悠久的法學史上, 通過關系思維給法下定義, 構成了前后相繼、綿延不絕的理論譜系。

          第二, 再尋法的起源。

          法學的重要使命是揭示法產生、發展的歷史進程及其客觀規律, 發現法律演進的一般模式。英國法學家梅因基于個人主義觀念而提出的"從身份到契約"命題, 對近現代世界法學產生了重要的影響。而美國法學家龐德對此卻提出質疑:17世紀到18世紀, 個人主義的法律觀曾起到支配作用。在這幅法律歷史圖景中, 每個人都被看成與別人無涉的孤子, 他是一位能夠在社會生活包括法律領域自主決定的國王。他經由自己的意志行為, 尋求法律地位, 不斷拓展社會疆土, 追求最大化的自我利益。法律的最重要使命是保護自由競爭者的法律人格, 排除妨害自由競爭的各種障礙。至于人與人之間的社會聯系, 則是可有可無的偶然現象。40龐德發現在普通法的發展史中, 不是孤立的個人而是人們之間的相互關系構成法律演進的實質。"如果我們一定要在普通法中找出一個基本觀念的話, 那么這個觀念就是關系而不是意志。" 41具體言之, 作為英美法公法基礎的大憲章, 并不是對個人自由觀念的表達, 而是對附屬于國王與諸侯間關系的權利義務的系統闡釋。英美公法可以依據政府與被統治者在政治關系中的對等權利義務而得到解釋。在英美的私法領域里, 關系更是一個主要的法律觀念。無論從哪個方面看, 英美法所考慮的問題都不會是交易, 而是關系。人們說主人與仆人間的法律, 而不說雇傭契約;說委托人與代理人間的法律, 而不說委托合同;說委托人與擔保人間的法律, 而不說擔保合同。人們思考并談論合伙關系以及它所涉及的代理、責任、權利與義務, 把它當作一種誠信關系加以實施而不說合伙契約;并不考慮如何實現抵押合同中合同各方當事人的意志, 卻考慮受押人與抵押人關系中會出現何種附帶法律事件以及賦予其以效力的對等權利和義務。

          一種科學的理論不只是對過去、現在的描述, 更是預測未來將發生什么的有效工具。"以關系的概念處理法律問題, 是根據封建保有權附屬的權利義務關系類推而來的特有的普通法模式。在此模式中, 我們有著極其重要的法律制度面向未來;我們有辦法使我們現在的法律傳統成為在今天、明天的社會里實現正義的有生力量, 正如它在昨天的社會里一樣。" 42這種觀點的啟示是, 關系思維不僅能對已然的法律歷史做出有效的闡釋, 而且是預測法律發展的有效工具。

          第三, 通觀法的運行。

          法的運行是一個從法的制定到實現的過程, 法的生命在于運行, 法的價值在其運行中得以體現和實現。法的運行的各個階段都是以事物之間的關系而展開的。具體言之, 法的創制是以法律關系為線索而安排權利義務的。例如, 民法典的編纂, 以民事法律關系為經緯, 其具體結構是沿著物權、債權、人身權、繼承權等民事法律關系基本類型展開的;刑法典的編纂, 也是以體現具體刑事法律關系的罪名為線索而設置的裁判規范體系的活動。同時, 在裁判過程中, 關系也是解決糾紛的一把鑰匙。法官須在事實與規范之間不斷地循環對照。事實認定是法官根據訴訟中所獲取的有限信息, 對已成為歷史的案件事實進行重構并予以法律評價。隨著案件事實認定進程的深入而使原本預定的法規范不再適用時, 就應當另行尋找其他的可適用的法規范。在對新尋找的法規范與所認定案件事實予以檢視的基礎上, 如果新規范可以適用, 那么以此為準據繼續推進案件事實認定的進程。法規范為裁判者的事實認定活動本身提供了制度上的支撐, 同時也構成事實認定活動的規范界限。裁判過程中的事實與規范之間是一個相互影響、互為詮釋的關系。并且, 法官就判決結果所做的論證活動, 也具有明顯的關系性。這種論證過程, 不是法官的單向活動, 而是在知己知彼的基礎上, 根據說理的對象進行有針對性的對話、溝通。

          另外, 法律創制與法律實施并非固定不變、涇渭分明, 它們之間的區分有著語境依賴性, 取決于特定的參照系。因參照系不同, 法律創造與法律適用往往可以相互轉化。將法律行為抽象地劃分為創造法律行為與適用法律行為并不正確, 因為每個行為通常都既是創造法律行為又是適用法律行為。在由效力層次不同的法律鎖鏈中, 一個法律規范的創制往往是效力層次更高的法律規范的具體適用, 而相對于效力層次較低的法律規范而言, 它就是法律規范的創制。制定憲法是典型的法律創制, 而制定其他各種法律則都是實施憲法的活動。43在我國, 各種法律形式按照效力層次由高到低的順序, 依次為憲法、法律、行政法規、地方性法規和行政規章。例如, 其中的制定行政法規活動, 相對于效力層次更高的憲法、法律而言, 就是法律實施活動;而相對于效力層次較低的地方性法規、行政規章而言, 則為法律制定活動。

          第四, 重估法的價值。

          價值是一個表征關系的范疇。它反映的是在人類實踐中主體與客體之間需求與滿足需求的對應關系。"法總是以最終建立在世界觀基礎上的廣泛的秩序關系與思維關系為前提, 也就是一種'秩序模式'、一種社會和政治的'模式'." 44在法學上, 秩序、自由、正義、效率、人權等法的價值, 也具有明顯的關系性。它們是表征客體對主體有用性以及主體對客體有著特定需求的范疇。法的價值是社會價值系統中的子系統, 它既表示人通過法實現自己特定目的的主觀欲求, 也體現了法具有滿足人之需要的優良品質, 即法的有用性。

          第五, 綜覽法與社會。

          "法與社會"的表述, 本身即為關系性的話語形式。"法的精神存在于法與各種事物可能發生的關系之中。"45法是社會體系的一部分, 與社會體系的其他方面存在著密切的聯系。馬克思指出:"法的關系正像國家的形式一樣, 既不能從它們本身來理解, 也不能從所謂人類精神的一般發展來理解, 相反, 它們根源于物質的生活關系……人們在自己生活的社會生產中發生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他們的意志為轉移的關系, 即同他們的物質生產力的一定發展階段相適合的生產關系。這些生產關系的總和構成社會的經濟結構, 即有法律的和政治的上層建筑豎立其上并有一定的社會意識形式與之相適應的現實基礎。" 46不獨是經濟, 法與政治、文化、科技、道德等的聯系也是非常緊密的。法學應就法與這些社會現象的聯系、區別、相互作用等方面進行分析, 以便描繪出法既存在、受制于社會, 也積極能動地作用于社會生活的真實圖景。

          綜上, 運用關系思維, 可對法的本體、法的歷史、法的價值、法的運行、法與社會等法理學中重要的范疇和命題做出有效的闡釋, 并把這些相對獨立的法學問題組織起來, 形成一個結構嚴謹的理論體系。從法學方法的角度看, 關系思維是分析和探究法律現象的有效理論工具, 具有很強的解釋力, 不失為一種好的法學思維方式。不僅如此, 關系思維也可轉化為裁判方法, 在司法過程中發揮重要的實踐功能。

          四、關系思維的司法運用

          關系思維, 在裁判過程中往往轉化為以法律關系為基礎的思維, 對法官具體運用裁判方法、作出司法決策具有重要影響。法律關系是一種特殊的社會關系, 是以記載著國家意志的法律規范為基礎形成的, 它的內容為法律上的權利義務, 并由國家強制力保障的人與人之間的具體社會聯系。47關系思維與法律關系之間有著緊密的聯系, 前者是后者的理論基礎, 后者是前者的司法運用。同時, 兩者間也存在區別。關系思維主要是一種認知方法, 是法學家看待法律現象的特殊視角, 屬于法學方法的范疇;而法律關系是根據法律建立的社會關系, 體現的是特定主體之間的權利義務關系, 是法官解決糾紛的工具, 屬于法律方法的范疇。

          在法學認識論上, 關系思維可以拓寬人的認識視野、激發想象力, 在事物之間建立起各種令人耳目一新的聯系。但是, 從裁判的角度看, 關系思維如無限制地被運用于訴訟過程, 審理案件的法官在錯綜復雜、漫無邊際的糾纏之中, 將陷入"剪不斷、理還亂"的窘境, 難以做出合理的判斷。法律關系與法律程序相結合, 可將紛繁復雜的社會關系, 限縮為雙方當事人之間的聯系, 因而, 法官能夠運用一系列裁判技術, 有效地處理手頭的待決案件。"一葉障目, 只見樹木不見森林, 這屬于法學的不可拋棄的本性。" 48法律關系理論在保留關系思維之長處的同時, 又可將關系思維原本寬泛、散淡的目光聚焦于特定的當事人之間, 在嚴格的訴訟程序、設定的規范空間內加以運用。可以說, 法律關系是法官解決糾紛的一種重要的視角與方法。法律關系可使人們之間復雜的社會關系與訴訟相對隔離, 對當事人原本扮演的社會角色視而不見, 將糾紛簡化為單一的訴訟關系。法官沿著當事人之間是否存在法律關系, 存在何種法律關系做出準確的判斷, 進而把握法律關系主體、客體的具體狀況, 以最終確定各法律關系主體的權利、義務或責任, 實現定紛止爭的目的。關系思維轉化為法律關系后, 對案件受理、法律發現、事實認定、裁判文書制作等具體的裁判活動, 都產生重要的影響。

          第一, 訴訟案件的受理。

          是否屬于法律關系的范疇, 是衡量某一糾紛能否進入司法之門的關鍵。在社會領域發生的海量糾紛中, 只有很小的一部分能被法院受理。這類案件通常具有5個方面的特性: (1) 對立性。雙方當事人之間存在糾紛。 (2) 終局性。法院能夠最終做出決定, 如果其他部門可以推翻法院的決定的話, 那么就不屬于司法權的范圍。 (3) 原告適格。原告存在"訴的利益". (4) 成熟性。提起訴訟時, 糾紛已經非常成熟。如果糾紛還沒有充分體現出來, 只是為了防止未然的后患, 那么不符合成熟性。 (5) 現實性。糾紛是現實發生的, 而不是出于假想。只有那些具有法律關系屬性的案件才會為法院所受理。在民事、行政訴訟中, 案由就是原告一方當事人起訴的原因, 也就是民事法律關系或行政法律關系;在刑事訴訟中, 罪名就是刑事法律關系。在訴訟過程中, 一起具體的案件是否屬于案由與罪名所列的法律關系, 即決定其能否進入訴訟渠道。

          第二, 法律淵源的尋找。

          沿著法律關系的進路, 可以對準雙方的爭點, 快速地找到解決手頭待決案件的有用之法。一般而言, 民事領域的法律淵源是開放的, 但在某些情況下, 有時又是很特定的。例如, 《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52條第5項規定, 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的, 合同無效。在解決合同無效案件時, 作為裁判依據的只限于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相對地, 刑事領域的法律淵源通常是狹窄的, 只限于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制定的法律, 但在一些具體罪名的認定上, 它又有所放寬。例如,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180條第3款規定:"內幕信息的范圍, 依照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確定".第4款規定:"知情人員的范圍, 依照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確定。"因此, 法院在處理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罪時, 行政法規就可能成為定罪科刑的法律依據。只有與法律關系相連接, 辦案法官才能準確、高效地找到相關的裁判規則。還必須看到, 作為法官推理大前提的法律規范, 并非一成不變的結晶體, 而是"處于制作之中"."不只是具體權利從抽象的法中獲得生命和力量, 并且相反地將獲得物返還給抽象的法。權利的本領在于實際上被實現, 因此一次都未經過實踐, 且即使參加過, 現在已失去實現機會的規范, 不能稱為法規范。" 49法律并非經久不變的固體物, 而是人能夠對之施加影響、能動干預的動態現象。每一項法律制度, 一部法律文本只有經過不斷地修改、解釋、適用, 才能逐漸地明確、具體化、定型。

          第三, 法律主體的定性。

          只有將某一主體置于法律關系之中才能對其性質作出正確的認定, 準確界定其訴訟權利義務。在古希臘、古羅馬, 一個自由人同時具有兩種身份。首先, 他是特定城市國家的市民, 在這種意義上, 他屬于他自己, 是一個"私人", 謀求自己的利益。其次, 他是特定國家的公民, 在這種意義上, 他不屬于自己而屬于國家, 是一個"公民", 在必要時應犧牲私益去維護公益。古代著名的雅典政治家伯里克利在陣亡將士葬禮上的演說中清晰地區分了"公民"與"私人":"在解決私人爭執的時候, 每個人在法律上都是平等的……但是在公家的事務中, 我們遵守法律……一個雅典公民是不會照顧自己的事務而忽視國家的。" 50我們不能抽象地說一個人就是公法主體 (公民) 或者是私法主體 (私人) , 而是必須將其置于特定的法律關系之中, 才能準確地予以認定。在"田永訴北京科技大學拒絕頒發畢業證、學位證行政訴訟案"51中, 人民法院對法律關系主體性質的認定, 就是基于法律關系而得出的。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認為:"在我國目前情況下, 某些事業單位、社會團體, 雖然不具有行政機關的資格, 但是法律賦予它行使一定的行政管理職權。這些單位、團體與管理相對人之間不存在平等的民事關系, 而是特殊的行政管理關系。他們之間因管理行為而發生的爭議, 不是民事訴訟, 而是行政訴訟。盡管《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25條所指的被告是行政機關, 但是為了維護管理相對人的合法權益, 監督事業單位、社會團體依法行使國家賦予的行政管理職權, 將其列為行政訴訟的被告, 適用行政訴訟法來解決它們與管理相對人之間的行政爭議, 有利于化解社會矛盾, 維護社會穩定。"本案被告北京科技大學是從事高等教育事業的法人, 原告田永之所以訴請其頒發畢業證、學位證, 正是因為其代表國家在行使對受教育者頒發學業證書、學位證書的行政權力時引起的行政爭議, 可以適用行政訴訟法予以解決。由此可見, 大學通常是從事高等教育的法人, 但在頒發學業證書、學位證書這一特定場合, 大學與學生之間是行政法律關系, 大學就成為行政訴訟的被告。

          第四, 案件事實的建構。

          在傳統法學看來, 案件事實按照邏輯演繹借助科學證明手段即可準確、全面地予以認定。當今, 人們逐漸認識到敘事、解釋、修辭即法律論辯對于案件事實的構建作用。"法律事實并不是自然生成的, 而是人為造成的, 一如人類學家所言, 它們是根據證據法規則、法庭規則、判例匯編傳統、辯護技巧、法官的雄辯能力以及法律教育等諸如此類的事務而構設出來的, 總之是社會的產物。" 52司法活動中的事實認定不是對案件事實的客觀呈現, 而是通過法律論辯于事后建構的。在實行"誰主張誰舉證"的訴訟制度下, 舉證責任由雙方當事人各自承擔, 一方當事人如不能向法庭闡明自己主張的充足根據, 沒有履行舉證責任的, 將承擔敗訴的法律后果。當事人雙方對庭審中出示的各種證據進行對質核實, 分別對對方提出的證據的客觀性、合法性、關聯性進行質證。這促使訴訟中的原告和被告運用搜集的證據, 彼此進行辯論以支持己方主張、反駁對方觀點, 盡可能地使法官接受自己的觀點。在司法劇場內, 案件事實不會自己出來說話, 訴訟的勝負, 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雙方當事人的"演出"效果。最后, 法官根據雙方當事人在舉證、質證方面"攻擊與防御"的狀況, 在"本院查明"部分對案件事實予以認定。

          第五, 判決主文的內容。

          案件判決書并非抽象、普遍、一般的法律規范, 它只對特定的多數人產生約束力, 因此具有明顯的關系性。判決主文就是最后的判決內容, 是裁判文書的核心、靈魂, 是法院針對當事人的具體訴訟請求作出的裁斷。例如, 刑事判決確定被告人是否有罪、犯何種罪, 是否適用刑罰、適用什么刑罰;民事判決解決當事人對民事權利義務的爭執;行政判決解決有關行政方面的爭議。案件審理完結后, 法官必須依據案件事實和法律規定, 制作判決書, 在有名有姓的案件當事人之間作出權利義務內容明確、具體的裁判。

          客觀地說, 法律關系與關系思維之間有著緊密的聯系, 但前者并非后者在訴訟過程中的簡單投射, 而是通過法律程序的中介, 體現為一種經過調整、改造的制度構成物, 它在司法過程中具有重要的實踐價值。整個審判活動, 就是法官以法律關系為手段, 使當事人之間法律上的權利義務, 按照訴訟流程, 由抽象模糊到具體明確, 最終形成判決主文、化解矛盾的過程。

          五、結語

          與實體思維不同, 關系思維主要是從事物的聯系之中來觀察和理解各種法律現象的性質與發展規律的認知模式。這種法學思維方式特征鮮明, 不僅具有強大的認知功能, 而且在轉化為法律關系后, 是法官解決案件的有效手段, 也具有較強的法律方法功能。然而, "人類有一種不好的傾向, 即把選擇看作非黑即白的事". 53在學術研究上, "每一種立場都強調這一點而不是那一點".54凡事有利必有弊。關系思維在法學領域雖然具有不容忽視的重要價值, 但是也存在某些局限與不足。首先, 這種法學思維方式, 可能會"將一切淹沒在主觀性, 歸根結底是功能性中, 徹底否定'本體性' (不可把握性) .它帶來的危險是, 法完全被置于立法者支配之下".55因其過于強調認識的主體性, 可能導致法律的主觀化。如此, 法學上的價值判斷, 就可能呈現為"公說公有理, 婆說婆有理"的流動狀態。這會消解人權、正義、平等、自由、法治等公理性法律原則, 會不當地助長法律價值相對主義。其次, 關系思維強調視角的多元性, 會帶來法源理解上的過度開放。如此, 人們對法的理解將被泛化, "領導人說的話"也可能成為法律, 以言代法、以言廢法將得到理論支持, 社會治理有墜入人治泥潭之虞。最后, 關系思維, 注重情境的特殊性, 采用因人因事而異的個別化舉措, 有消解法律的穩定性、明確性、統一性的可能。"如果在法律中擯棄掉所有的一般性, 那么無異于將所有的法律規則和原則的生命也扼殺殆盡了。" 56這種法學思維, 如果用之無度, 那么有滑向法律虛無主義之危險。我們在運用法學上的關系思維時, 對其所存缺陷須有清醒的認識。總的說來, 將關系思維用于法學領域, 旨在開辟新思路, 增加新視角, 發現新問題, 提供新方法, 以打破既往法學領域中實體思維一統天下的局面, 并非有意于全面替代后者。如果我們能秉持一分為二的理性態度, 在正視實體思維的同時, 再認真對待關系思維, 使兩者相互攜手、比翼齊飛, 那么將有助于形成良性的法學研究格局。

          注釋
          1 《馬克思恩格斯選集》 (第4卷) , 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 第284頁。
          2 [英]保羅·維諾格拉多夫:《歷史法學導論》, 徐震宇譯, 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12年版, 第171頁。
          3 參見鄭永流:《實踐法律觀要義--以轉型中的中國為出發點》, 《中國法學》2010年第3期。
          4 參見[美]威廉·詹姆士:《實用主義》, 陳羽綸、孫瑞禾譯, 商務印書館1979年版, 第123頁。
          5 參見羅嘉昌:《從物質實體到關系實在》, 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2年版, 第3頁。
          6 [德]考夫曼:《法律哲學》, 劉幸義等譯, 法律出版社2004年版, 第1頁。
          7 參見李桂林、徐愛國:《分析實證主義法學》, 武漢大學出版社2000年版, 第136頁。
          8 [德]阿圖爾·考夫曼、[德]溫弗里德·哈斯默爾主編:《當代法哲學和法律理論導論》, 鄭永流譯, 法律出版社2002年版, 第19頁。
          9 參見儲懷植:《刑法存活關系中--關系刑法論綱》, 《法制與社會發展》1996年第2期。
          10 為了厘清關系思維的含義, 有必要把它與關系網、搞關系中的"關系"相區分。后一種意義上的"關系", 是一種特殊的社會聯系, 是指行為主體在各式各樣的人際聯系中通過特殊的媒介, 在信賴結構、資源配置等方面結成有較大排他性、對外閉鎖的伙伴關系。后者在我國的名聲非常不好, 幾乎是個貶義詞, 如果將二者混同, 那么勢必株連到關系思維, 消極地影響著人們對它的看法、運用。
          11 《馬克思恩格斯選集》 (第1卷) , 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 第134~135頁。
          12 《馬克思恩格斯全集》 (第1卷) , 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 第363頁。
          13 [美]羅伯特·曼戈貝拉·昂格爾:《知識與政治》, 支振鋒譯, 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9年版, 第236頁。
          14 [英]洛克:《人類理解論》 (上冊) , 關文運譯, 商務印書館1959年版, 第291頁。
          15 《馬克思恩格斯選集》 (第2卷) , 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 第44頁。
          16 《馬克思恩格斯選集》 (第2卷) , 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 第43~44頁。
          17 [德]阿圖爾·考夫曼、[德]溫弗里德·哈斯默爾主編:《當代法哲學和法律理論導論》, 鄭永流譯, 法律出版社2002年版, 第146頁。
          18 參見鄭永流:《實踐法律觀要義--以轉型中的中國為出發點》, 《中國法學》2010年第3期。
          19 季衛東:《法治秩序的建構》, 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1999年版, 第100頁。
          20 參見王亞新:《關于寺田浩明教授論文的解說》, 載王亞新、梁治平編:《明清時期的民事審判與民間契約》, 法律出版社1998年版, 第278頁。
          21 [德]阿圖爾·考夫曼、[德]溫弗里德·哈斯默爾主編:《當代法哲學和法律理論導論》, 鄭永流譯, 法律出版社2002年版, 第303~304頁。
          22 [日]末弘嚴太郎:《判例民法序》, 載[日]渡邊綱吉編:《判例研究的基礎理論》, 愛知學院大學出版會1967年版, 第2頁。
          23 [德]哈貝馬斯:《在事實與規范之間--關于法律和民主法治國的商談理論》, 童世駿譯, 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14年版, 第22頁。
          24 [德]哈貝馬斯:《在事實與規范之間--關于法律和民主法治國的商談理論》, 童世駿譯, 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14年版, 第110~111頁。
          25 參見[美]愛因斯坦:《愛因斯坦文集》 (第3卷) , 許良英等編譯, 商務印書館2010年版, 第25頁。
          26 《馬克思恩格斯全集》 (第1卷) , 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 第140頁。
          27 [美]約翰·杜威:《確定性的尋求:關于知行關系的研究》, 傅統先譯, 上海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 第126頁。
          28 《列寧選集》 (第4卷) , 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 第418~419頁。
          29 [德]哈貝馬斯:《在事實與規范之間--關于法律和民主法治國的商談理論》, 童世駿譯, 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03年版, 第94頁。
          30 參見[加拿大]羅伯特·羅斯:《以關系為視角的加拿大原住民司法》, 《國家檢察官學院學報》2009年第4期。
          31 [印度]克里希那穆提:《關系之鏡:兩性的真愛》, 常霜林譯, 九州出版社2002年版, 第203頁。
          32 [英]丹尼斯·羅伊德:《法律的理念》, 張茂柏譯, 上海譯文出版社2014年版, 第163頁。
          33 張錕盛:《行政法學另一種典范之期待:法律關系理論》, 《月旦法學雜志》2005年第6期。
          34 [法]多米尼克·戴澤:《社會科學》, 彭郁譯, 商務印書館2015年版, 第1頁。
          35 《學說匯纂》 (第1卷) , 羅智敏譯, 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8 年版, 第17頁。
          36 《阿奎那政治著作選》, 馬清槐譯, 商務印書館1963年版, 第138~139頁。
          37 [法]孟德斯鳩:《論法的精神》 (上冊) , 許明龍譯, 商務印書館2009版, 第7頁。
          38 [德]康德:《法的形而上學原理》, 沈叔平譯, 商務印書館1991年版, 第40頁。
          39 [德]考夫曼:《法律哲學》, 劉幸義等譯, 法律出版社2004年版, 第221頁。
          40 參見[美]羅斯科·龐德:《通過法律的社會控制》, 沈宗靈譯, 商務印書館2010年版, 第73頁。
          41 [美]羅斯科·龐德:《法律史解釋》, 鄧正來譯, 中國法制出版社2002年版, 第82頁。
          42 [美]羅斯科·龐德:《普通法的精神》, 唐前宏等譯, 法律出版社2010年版, 第17頁。
          43 參見[奧]凱爾森:《法與國家的一般理論》, 沈宗靈譯, 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1996 版, 第150頁。
          44 [德]伯恩·魏德士:《法理學》, 丁曉春、吳越譯, 法律出版社2013年版, 第274頁。
          45 [法]孟德斯鳩:《論法的精神》 (上冊) , 許明龍譯, 商務印書館2009版, 第13頁。
          46 《馬克思恩格斯選集》 (第2卷) , 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 第32頁。
          47 參見[蘇聯]C.C.阿列克謝耶夫:《法的一般理論》 (下冊) , 黃良平、丁文琪譯, 法律出版社1991年版, 第449頁。
          48 [德]古斯塔夫·拉德布魯赫:《法律智慧警句集》, 舒國瀅譯, 中國法制出版社2001年版, 第137頁。
          49 [德]魯道夫·馮·耶林:《為權利而斗爭》, 胡寶海譯, 中國法制出版社2004年版, 第51頁。
          50 [古希臘]修昔底德:《伯羅奔尼撒戰爭史》 (上冊) , 謝德風譯, 商務印書館1985年版, 第130頁。
          51 參見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 (1998) 海行初字第00142號行政判決書。
          52 [美]克利福德·吉爾茲:《地方性知識》, 鄧正來譯, 載梁治平編:《法律的文化解釋》, 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1994年版, 第80~81頁。
          53 [美]菲利普·K·霍華德:《無法生活:將美國人民從法律叢林中解放出來》, 林彥、楊珍譯, 法律出版社2011年版, 第74頁。
          54 [挪威]斯坦因·U.拉爾森主編:《社會科學理論與方法》, 任曉等譯, 上海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 第1頁。
          55 [德]阿圖爾·考夫曼、[德]溫弗里德·哈斯默爾主編:《當代法哲學和法律理論導論》, 鄭永流譯, 法律出版社2002年版, 第19頁。
          56 [美]羅伯特·S.薩默斯:《美國實用工具主義法學》, 柯華慶譯, 中國法制出版社2010年版, 第178頁。

        對應分類:
        版權所有:上海論文網專業權威的論文代寫、論文發表的網站,秉承信譽至上、用戶為首的服務理念,服務好每一位客戶
        本站部分論文收集于網絡,如有不慎侵犯您的權益,請您及時致電或寫信告知,我們將第一時間處理,郵箱:shlunwen@163.com
        北京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