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6yzi1"></strike>
      1. <big id="6yzi1"></big>
      2. <th id="6yzi1"></th>
      3. <code id="6yzi1"><small id="6yzi1"><track id="6yzi1"></track></small></code>
      4. 北京福彩网北京福彩网官网北京福彩网网址北京福彩网注册北京福彩网app北京福彩网平台北京福彩网邀请码北京福彩网网登录北京福彩网开户北京福彩网手机版北京福彩网app下载北京福彩网ios北京福彩网可靠吗
        上海代寫論文網專業提供代寫畢業論文、代寫本科論文服務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法律論文 > 法學論文 >
        票據利益返還請求權的性質、原因及范圍
        發布時間:2015-09-07
        摘要

          一、關于票據利益返還請求權的存廢之爭

          票據利益返還請求權,是指持票人享有的票據權利因怠于行使、保全手續欠缺或者缺乏必要票據記載事項等原因喪失時,持票人仍可以向在票據流通過程中獲得額外利益的受益人請求返還相當票據金額利益的權利。我國 《票據法》18 條明確規定了這一權利,自有其存在的法理基礎。經濟效益和經濟效率是商法的重要價值,正是基于票據流通性強的特征才使票據得以廣泛應用; 商法在強調經濟效益和經濟效率的同時,也要保障經濟安全,在票據法上就規定了較短的時效期間和嚴格的保全手續。在票據流通過程中,持票人若是疏于在短期時效內行使票據權利或者保全手續沒有做到位,就喪失了票據權利 ( 付款請求權和追索權) .這樣就會出現極不公平的狀態,持票人支付了票據利益的對價卻喪失了票據利益,而在票據流通過程中卻有人得到額外票據利益而勿須支付對價。票據制度的健康發展呼吁著對這種不公平的運行結果予以調整,根據公正和平衡的法律理念,票據利益返還請求權便應運而生。①《票據法》自 1995 年制定以來,實施了 20 年,近來有學者對票據利益返還請求權制度存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提出質疑。②質疑者指出,時效制度的存在有其自身獨立的價值和理由,比如督促權利人及時行使權利、信賴利益保護、降低交易成本、減輕法院負擔、保證社會秩序的穩定等。從債權人因時效制度的存在而喪失相應債權的角度看,任何時效制度的存在都會造成不公平的社會結果,而這種不公平的社會結果在法律上是被允許和肯定的。持票人因票據法上的短期時效制度而喪失票據權利后,法律若是再賦予其票據利益返還請求權,則是對票據時效制度的變相否定。

          時效制度的規定天然地存在著實質層面的不公平,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但是權利人因時效制度而受到的懲罰也應當是有限度的。相比票據權利 ( 付款請求權和追索權) 而言,票據利益返還請求權在義務主體范圍方面僅限于票據流通過程中的額外受益人、在可主張的利益范圍方面更窄、在行使權利程序上更繁瑣等,本身就是對持票人過錯一定限度內的懲罰。若是持票人在行使票據利益返還請求權時仍有疏忽,比如怠于行使權利,則當然永久地失去基于票據所享有的權利。若是廢除票據利益返還請求權,持票人在短期時效期間內沒有及時行使權利便永久喪失相應的票據利益,是難以接受和落實的。

          二、票據利益返還請求權的性質認定

          學界關于票據利益返還請求權性質的定性,主要有民事權利說、不當得利返還請求權說、票據權利說 ( 具體定性可分為票據權利殘留物說和新票據權利說) 和特別請求權說四種③,筆者認為前三種定性都存在不盡合理之處,票據法上的特別請求權說比較符合票據利益返還請求權的特征。

          民事權利說的主要依據是我國票據法 18 條的規定,筆者認為這主要是當時立法理念不夠成熟、對票據利益返還請求權認識不夠而采取的模糊定性。票據利益返還請求權具有普通債權的特征,但其成因是持票人怠于行使權利或者欠缺保全手續的過錯,與普通債權成因截然不同。有的學者還進一步認定票據利益返還請求權為損害賠償請求權,損害賠償請求權是因債務人不適當履行債務或者侵權人的侵權行為造成的,明顯不同于票據利益返還請求權的成因。

          不當得利返還請求權的定性有一定合理性,設定票據利益返還請求權正是為了恢復被請求人獲得額外票據利益而持票人支付了相應對價卻不能獲得相應票據利益的不公正狀態。但這一定性也沒有認識到兩權成因,不當得利返還請求權要求債務人沒有法律上的原因或者合同依據而受有利益,而票據法上的獲益是基于法律明確規定的短期時效經過或者保全手續欠缺,固票據利益返還請求權難以謂之民法上的不當得利返還請求權。

          票據權利說認為票據利益返還請求權是基于票據關系產生的,而且也是票據法所規定的,所以應定性為票據權利。這一僅僅著眼于形式而忽略實質的結論是非常武斷的。日本學者進一步提出利益返還請求權是票據權利變形物的觀點,票據權利滅失后票據上殘留下來的權利或者票據權利的變形物即是票據權利返還請求權。實際上,兩者只是存在時間順延上的關系,票據利益返還請求權是票據權利滅失后基于平衡的法理而設定的法定權利。近來又有學者提出新票據權利說的觀點,這一說法也存在值得推敲的地方,我國 《票據法》第 4 條明確規定票據權利包括付款請求權和追索權,這一封閉性條款的規定不允許隨意擴充票據權利的范圍。票據權利兩權也早已在學界達成共識,票據利益返還請求權也不滿足票據權利的諸多特征。

          票據法上特殊請求權說認為,票據利益返還請求權是基于平衡和公正的法理,為了保證票據的流通性不受影響、緩解票據的嚴格性而專門設定的特別請求權,它和票據權利存在時間上的順延關系; 票據利益返還請求權具有民法上普通債權的特征,但又和不當得利返還請求權等民事權利存在明顯區別。這一學說客觀揭示了票據利益返還請求權的基本特征,筆者贊同這一定性。

          三、票據利益返還請求權的原因要件

          在第一部分,筆者已經提到持票人取得票據利益返還請求權的原因主要存在票據權利時效期間經過、票據欠缺必要的記載事項、票據保全手續欠缺三種情況,我國票據法 18 條規定了前兩種情況而把第三種情況排除在外,這是非常值得商榷的。

          至于票據行權時效經過而賦予持票人利益返還請求權的情形,在學界形成通說。為了保證票據的流通性和安全性,督促持票人及時行使票據權利,對票據設定相對普通民事債權較短的時效期間。同時為了平衡持票人在短期時效期間內疏于及時行權而出現的有失公允的狀況,持票人可依據法律規定行使利益返還請求權。這一情形下賦予持票人利益返還請求權在大陸法系其他國家和地區的票據法中也得到肯定。

          票據記載事項分為必要記載事項和相對記載事項,票據利益返還請求權的存在以票據權利曾經存在為前提,欠缺必要記載事項的票據沒有法定效力,固欠缺必要記載事項的票據不享有利益返還請求權。有學者指出,這種情況下若是不賦予持票人利益返還請求權,持票人只能向其直接前手追責,進而發生連環追責的現象,嚴重影響商事交易的效率和秩序,對此筆者是不贊同的。否定欠缺必要記載事項的票據享有利益返還請求權可以強化行為人的審查義務,欠缺必要記載事項的票據在嚴格審查的狀態下是不可能在市場上順利流通的,符合票據文義性要求。④大陸法系其他國家和地區對此情形下的利益返還請求權也持否定態度,我國票據法在修訂時應廢止這一情形。至于欠缺相對記載事項的票據,在其喪失票據權利時,應當賦予其利益返還請求權,因為相對記載事項的欠缺并不影響票據權利的存在。

          因保全手續欠缺喪失票據權利時,德、日和我國的臺灣地區均賦予持票人利益返還請求權,很多學者建言我們應予以借鑒。從整體看,我國票據法的立場是持票人欠缺保全手續時,僅僅喪失的是對多個前手的追索權,并沒有喪失對出票人的付款請求權,固沒有賦予持票人利益返還請求權。所以若是單純增加這一情形下的利益返還請求權,將會出現持票人的票據權利 ( 付款請求權) 明明尚未完全喪失卻又有利益返還的權利,邏輯上是說不通的。只有同時修訂持票人對所有前手 ( 包括出票人) 喪失追索權的情形下,因保全手續欠缺而失權的情形下享有票據利益返還請求權才是合乎邏輯的。

          四、利益返還義務人范圍

          我國 《票據法》第 18 條規定,持票人可以向出票人和承兌人主張利益返還,沒有將保證人、背書人和付款人納入返還義務人的范圍。這一方面是因為出票人因票據基礎關系受有利益,而承兌人會因和出票人之間的資金存放關系受有利益,而其他票據流通中的當事人已經為其受有的利益支付了對價; 另一方面向出票人和承兌人主張利益返還請求權可以簡化法律關系,而向保證人主張利益返還請求權后會發生連環追責的問題。

          日本除了把出票人和承兌人納入利益返還義務人范圍內外,還把背書人確定為利益返還義務人。筆者認為,在特殊情景下背書人也應當確定為利益返還義務人,比如背書人實施了偽造票據、變造票據的行為成為實質上的既得利益者,票據上面記載的出票人卻毫不知情,此種情形下確定背書人為利益返還義務人才是適格的。當然,此種情況下出票人必須承擔背書人為實際利益獲得者的證明責任。⑤我國在修訂票據法時,可以對這一點予以考慮。

          五、請求返還的利益范圍

          確定持票人請求返還的利益范圍前需要明確,持票人請求返還義務人返還的利益形態僅限于資金形式,排除票據原因關系涉及的實物形式。這一方面是票據利益返還請求權的性質決定的,票據利益返還請求權是根據公正和平衡的法理法定設立的,和票據權利產生的原因法律關系無關; 另一方面是因為實物形態涉及的當事人并不同于利益返還請求權行使過程中涉及的當事人,返還實物形態對持票人沒有意義。當然,如果雙方就返還實物形態的相當利益達成合意當然予以認可。

          我國 《票據法》第 70 條和第 71 條明確規定了追索權行使時可以主張的利益范圍,持票人因自己的過錯喪失了票據權利,法律對其進行橫平補償而設定的利益返還請求權的范圍肯定要小于追索權的利益范圍。第 18 條規定返還的是受益人額外獲得的利益,而不是持票人在追權過程中實際遭受的損失,正是切合了這一法律原理。

          有學者指出第 18 條規定的返還范圍為 “與未支付的票據金額相當的利益”,若是票面金額在流通時并沒有完全背書或者承兌,而僅僅是使用了票面金額的一部分,持票人主張利益返還時反而會額外收益,因此建議修訂為 “與實際收益相當的利益”.這一觀點沒有注意到我國票據法是不承認票據利益部分背書或者分別背書的,因此部分使用的票據是沒有法律效力的,若是返還的利益范圍修訂為 “與實際收益相當的利益”,則會與分別背書和部分背書的部分相矛盾。

          日本和我國臺灣地區確定返還利益的范圍不是依據票面金額,而是通過票據外關系來綜合認定的,將返還的額度限定于返還義務人獲得的利益內,不與票面金額直接發生聯系。這種方式可以避免純粹依據票面金額確定利益返還請求權所帶來的矛盾,諸如出票人或承兌人對其他票據行為人的抗辯權不能對抗持票人,但也存在著計算數額繁瑣的困擾。在這一理論尚不成熟的情況下,我們應持謹慎的態度。

          參考文獻:

          [1] 李光宇,王艷梅,論票據利益償還請求權的性質與行使要件[J]. 載 《廣東社會科學》2013 年第 5 期。

          [2] 林建益,票據利益返還請求權基礎關系舉證責任辨析 [J]. 載《人民司法》2013 年第 18 期。

          [3] 劉鐵軍,票據利益返還請求權制度論綱 [J]. 載 《法學雜志》2011 年第 2 期。

          [4] 霍昶旭,票據法利益返還請求權研究---以日本法為視角 [D].吉林大學博士論文,2010 年。

          [5] 周旭東,票據權利與利益償還請求權比較 [J]. 載 《南昌大學學報 ( 人文社會科學版) 》2010 年 12 月。

          [6] 于永芹,李遐楨,中國票據法律制度研究 [M]. 科學出版社,2009 年 11 月出版。

        對應分類:票據法論文
        版權所有:上海論文網專業權威的論文代寫、論文發表的網站,秉承信譽至上、用戶為首的服務理念,服務好每一位客戶
        本站部分論文收集于網絡,如有不慎侵犯您的權益,請您及時致電或寫信告知,我們將第一時間處理,郵箱:shlunwen@163.com
        北京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