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6yzi1"></strike>
      1. <big id="6yzi1"></big>
      2. <th id="6yzi1"></th>
      3. <code id="6yzi1"><small id="6yzi1"><track id="6yzi1"></track></small></code>
      4. 北京福彩网北京福彩网官网北京福彩网网址北京福彩网注册北京福彩网app北京福彩网平台北京福彩网邀请码北京福彩网网登录北京福彩网开户北京福彩网手机版北京福彩网app下载北京福彩网ios北京福彩网可靠吗
        上海代寫論文網專業提供代寫畢業論文、代寫本科論文服務

        相關文章推薦

        聯系方式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法律論文 >
        票據無權代理追認制度的問題及解決措施
        發布時間:2019-07-23

          摘要:票據行為的無權代理在司法實踐中存在著很多問題, 其中最重要的問題就是是否應該承認無權代理的追認制度。我國民法總則中規定的一般民事代理和英美法系國家的票據法中都承認追認制度的存在, 但是我國現行的票據法卻對此沒有詳細規定, 這對我國司法實踐造成了很大的困境。結合票據法的立法宗旨和一些司法實踐中遇到的困難, 在學界不同理論學說的基礎上把票據行為無權代理制度具體分析, 進而得出解決困境的方法, 支持票據無權代理追認制度的存在, 并對該制度進一步提出具體適用的想法。

          關鍵詞:票據代理; 無權代理; 追認制度;

          票據制度是商品經濟高速發展的產物, 是現代市場經濟下的重要工具, 而票據也從單一的支付功能逐步發展成支付、融資、匯兌、結算等多種功能。隨著票據的普及, 實務中產生了各式各樣的票據行為, 其中票據代理就一直活躍在司法實務的前線。而為了保障票據的交易與安全, 我國用《票據法》來規范票據行為, 調整票據關系, 故而《票據法》的立法宗旨在于保證交易的順利、可靠與安全。同樣的, 就票據行為代理來說, 我們解釋、分析、評價、修正的判斷標準就是其是否符合《票據法》的原則, 能促進票據的流通, 保護票據當事人的合法利益。下文我們會結合這個價值目標對現行《票據法》的困境進行分析, 并最終得出解決困境的想法。

        票據法

          一、票據無權代理制度基礎理論

          (一) 票據無權代理的概念

          代理乃代理人以被代理人的名義從事法律行為[1].而票據代理對于一般的民事代理而說, 是一般民事代理派生而來的一種票據法制度, 加上我國票據法并沒有對票據代理準確描述, 因此我們只能用民法中通常意義上的代理的概念和特點結合我國票據法第五條的側面描述來定義票據代理。票據行為的代理是指由他人按照本人的授權, 代本人為票據行為的行為[2].

          票據法對于民法來說是特別法, 根據民法的無權代理我們可以得出票據法中的無權代理是指"無代理權而以代理人的名義代本人實施票據行為或有代理權人超越代理權限而實施票據代理行為"[3].

          (二) 票據無權代理的構成

          我國票據法第五條規定的是狹義的無權代理。因此票據法上狹義的無權代理的構成要件就是在滿足票據代理形式要件的基礎上缺少實質要件, 即沒有真實有效的代理權。

          1、要滿足票據代理的形式要件

          滿足票據代理的形式要件是指要滿足上面所描述的三個形式要件, 具體來說, 就是要求在票據上記載被代理人的姓名, 在票據上明確表明是代理行為, 在票據上有代理人的蓋章, 并且三者缺一不可。而這三個形式要件在票據代理的構成要件中都已經詳細說明, 此處不再贅述。只有形式要件都一一滿足, 才會存在票據的無權代理。

          2、缺少票據代理的實質要件

          缺少票據代理的實質要件實質缺少真實有效的代理權。代理人是否擁有代理權是區分票據無權代理和一般代理重要標準。

          3、代理行為無瑕疵

          票據法是民法的特別法, 所以票據法中的票據代理也屬于民法一般意義上的代理, 因此也應該符合民法中代理的一般構成要件。具體而言就是, 要求票據代理中的行為人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和真實有效的意思表示。對于行為能力而言, 沒有完全行為能力本身就可以作為票據物的抗辯對抗請求人;對于意思表示而言, 雖然在民法中是可撤銷的法律行為, 但是由于票據是流通證券, 因此意思表示的瑕疵會導致無法構成票據上的無權代理。因此, 票據法相對于民法來說, 構成無權代理的條件會更將苛刻, 還應該考慮到行為人應具有行為能力和真實有效的意思表示。

          二、我國票據無權代理制度的困境

          (一) 立法層面的缺失

          我國的民法總則對無權代理制度有著詳細的規定, 第一百七十一條明確規定了無權代理情況下被代理人是有追認權的, 并且詳細規定了被代理人追認和不追認的具體認定。不僅如此, 新修改的民法總則還規定了善意相對人的催告權和撤銷權, 允許善意第三人在被代理人追認前以通知的方式行使撤銷權。與民法相比, 票據法是為了促進商品經濟的發展, 而在民法的基礎上就票據的專業內容所立的特別法, 但是很明顯和新修訂的民法總則相比, 票據法對票據行為的無權代理只做了責任劃分的一般規定, 而沒有對追認權、催告權、撤銷權等具體制度有細致的規定。根據僅有的《票據法》第五條的規定可以看出, 我國現行法律并不認可票據無權代理情況下追認權的存在, 這和民法總則的規定完全不同, 很明顯是我國票據法立法上的疏漏, 也導致了在司法實踐中因為立法缺失而不知該如何適用的困境。

          (二) 對第三人保護的缺失

          民法中的無權代理并非是直接無效的民事行為, 而是一種效力待定的民事行為。因此與民法中的規定相比, 顯然票據法的規定顯得更加嚴格, 無權代理人的責任也相應的更重一些。相比之下, 民法中的規定更加側重于保護本人的利益, 而在第一部分我們已經指出, 《票據法》的精髓在于鼓勵交易, 所以我們制定《票據法》要考慮的更多的是如何更大范圍地保護持票人的利益, 因此《民法》的這一規定能否適用于《票據法》還有待討論。

          無論是否適用民法的規定, 單單就票據法本身的規定來看, 直接將責任歸于無權代理人的這種規定是不利于保護善意相對人的利益的, 同樣也就不利于票據的流通。因為在無權代理中, 善意的持票人之所以愿意為票據行為, 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對本人的信任, 是因為相信本人的信用, 同時也相信代理人是真的代表著本人在與自己為票據行為。并且, 在司法實踐中, 一般來說, 本人相比于代理人有更強的支付能力和信譽, 票據也有更大的機會被清償。況且從法的發展的角度看, 現代法更加強調交易的動態安全多余財產的靜態安全, 因此相比于財產靜態安全, 票據流通的順利快捷與安全顯得更為重要。因此, 為了加強票據的流通性和作為支付方式的信用功能, 我們認為票據法應該著重保護善意持票人的利益, 而我國現行的票據法第五條關于票據無權代理的規定很明顯是不利于保護善意相對人的。

          三、不同法系對票據無權代理追認制度的規定

          對于票據法上的無權代理追認制度, 世界上的票據法法系主要分為英美法系的票據法和大陸法系的票據法, 二者在立法上有著很大的不同。我們在分析兩大法系立法的不同后可以對我國票據法的立法提供一些分析的思路。

          (一) 英美法系票據法的規定

          對于英美法系國家的票據法來說, 都是承認票據無權代理追認制度的。其實對于英美法系的國家的票據法來說, 不僅僅承認無權代理制度中的追認權, 他們還承認票據偽造時被代理人的追認權。在一些英美法系國家的《票據法》中都明文規定了追認權。英國票據法第二十四條中規定:"本條并不影響對未經授權但非偽造簽名之追認[4]."美國法律中也有相關規定。《美國統一商法典》規定:"任何未經授權的簽名就本編一切目的而言, 可予批準, 但這類批準本身并不影響批準人對抗實際簽名人的任何權利[5]."美國《統一商法典·票據編》第3-403條《授權代表人的簽名》規定:"一、簽名可由代理人或其他代表人進行……二、在票據上簽署自己名字的授權代表應遵照下列規定……[6]."

          (二) 大陸法系票據法的規定

          對于大陸法系的票據法來說, 基本上不承認票據無權代理的追認制度。日本德國等大陸法系國家關于追認制度的規定都是大致相同, 都不承認票據無權代理的追認制度。本文以臺灣、日本、德國等地區或國家為例:臺灣票據法第10條規定無權代理而以代理人名義簽名于票據者, 應自負票據上之責任[7].日本票據法第八條是對票據行為的無權代理部分的專門規定, 其規定:"票據行為的無權代理人的簽名, 如果是作為票據行為的代理人, 那么該無權代理人自負票據義務。相對人付款后, 與被簽名人有同樣的權利。超越權限的代理人也是相同。"德國票據法第八條 (無權代理的代理人) 也有類似的規定, 其規定"在未經授權的情況下, 任何人如果以本人的名義作為代理人在匯票上簽名, 那么將由無權代理人來承擔匯票上的所有責任。如果此人將匯票承兌, 那么此人就和代理人對匯票擁有同樣的權利。"

          (三) 日內瓦統一法的規定

          《日內瓦統一法》主要解決了法、德兩大票據法體系的沖突。由于英美票據法體系的國家沒有簽署, 因此作為國際公約, 它成為大陸法系國家在制定自己國家票據法的重要淵源。也因此日內瓦統一公約中的規定與大陸法系國家的規定大致相同。公約中規定:"代理人在未被授權時如果在匯票上面簽字, 那么這個代理人應該承擔匯票責任, 如果此人已經付款, 那么他將和被代理人享有同樣的權利;并且在越權代理時, 此規定同樣適用。"顯然, 這和英美法系國家的票據法規定是完全不同的。

          (四) 不同法系的立法比較

          從上述不同法系國家的票據法中可以看到, 它們對票據無權代理的規定有著很大的不同, 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 一是對無權代理本身包含的范圍不同, 二是關于票據無權代理的責任承擔不同, 具體體現在是否承認本人追認權上不同。

          首先, 在無權代理本身的范圍上, 大陸法系的國家規定, 票據的無權代理是行為人在沒有真實有效的授權下代理本人為票據行為, 它要求要有無權代理人的簽章。如果沒有代理人簽章, 只有被代理人的簽章, 那么很顯然這不是大陸法系承認的票據無權代理, 在這種情況下, 更傾向于把它認定為票據偽造。但是對英美法系的國家的票據法來說, 就像是前文所述的《授權代表人的簽名》中的規定, 它們對于票據無權代理范圍的規定明顯更加寬泛。它們所認可的票據無權代理是"未經授權的簽名", 很顯然不僅僅包括大陸法系認可的無權代理, 還包括以票據代行為形式的無權代理。

          再者, 在票據無權代理的承擔上, 兩大法系票據法體現出明顯的不同。大陸法系和日內瓦統一法公約都沒有考慮本人追認權的存在。但是英美法系則對票據無權代理 (法條中表述為"未被授權的簽名") 規定了本人追認權的存在, 并且規定了追認后由本人承擔票據責任, 它們是從保證票據有效性和保障票據的信用的角度出發才允許使用追認規則。因此可以看出, 大陸法系更加注重票據的流通性, 而英美法系則把票據的信用價值放在更高的保護位階上。

          通過不同法系國家票據制度的比較, 可以引發一些對我國票據法的思考。其實, 我國在內的很多大陸法系國家和《日內瓦匯票本票統一公約》都沒有規定被代理人即本人的追認權, 而是將責任直接歸于無權代理人承擔。這種規定是考慮到如果將民法中的追認制度適用于票據行為代理, 則可能會影響到票據的流通與安全。也就是說, 我國現行立法也是把票據的流通性放在首要位置。但是在我看來, 票據作為有價證券, 其一定程度上起著貨幣的職能作用, 我們不僅僅要考慮到流通性, 還要考慮如何才能更大限度地保護相對第三人的利益, 從而增強票據的信用度。信用是票據的靈魂, 可信度越高, 票據才能越被社會所接納和使用, 而使用的次數越多, 其實也是在促進票據的流通, 這樣才能形成一個良性的循環。因此票據市場上的局限, 核心是信用問題, 因此我國為什么不能借鑒英美法系國家的思路, 在原本立法的基礎上承認本人追認權的規定呢?在我看來, 只要制度設計得合理恰當, 是可以在保護第三人的利益的同時兼顧票據的流通價值的。

          四、確認追認制度的必要性

          一般認為, 票據是具有流通性的, 追認的意思表示很難到達票據相對人, 即使規定了追認制度, 其在實踐中也是很難操作, 實用性不強, 很容易使追認權流于形式。其次, 我國也是大陸法系的國家, 理應與日內瓦公約的規定一脈相承, 這一點在立法時也應當予以考慮。況且, 還有很重要的一點, 如果我國立法承認了無權代理的追認制度, 就相當于讓被代理人決定由誰來承擔票據責任, 很容易造成被代理人為了不履行義務而故意耽擱的情況, 從而使票據的權利義務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處于不確定的狀態, 從而影響票據的流通和損害持票人的合法權益。但是即便有這么多的顧慮, 我還是認為承認追認制度能夠更好地保護第三人的利益, 加大公眾對票據的信賴, 增強票據的信用度, 從而促進票據的流通和發展。將保護相對人利益和其他導致的弊端相比較, 很顯然應該優先考慮如何最大程度上保護第三人的利益, 這也是和票據法的立法宗旨相符合的。我認為, 這些弊端固然存在, 但是這些缺點有些可以通過立法技巧加以解決, 確實存在沖突的部分也應該更加注重保護交易相對人即持票人的利益。具體的承認無權代理追認制度的必要性, 理由詳細闡述如下:

          (一) 明確責任主體, 確保票據流通和交易安全

          很多大陸法系的國家立法認為承認了追認權可能會因為本人拖延時間而使票據責任長時間處于不穩定的狀態, 但是這種推理存在很大的問題。首先, 從債權的角度上來看, 根據我國《票據法》的規定, 除非具有票據法十二條規定的情形, 即除非是以欺詐、偷盜、脅迫或者惡意、重大過失而取得的票據[8], 持票人都是合法的票據債權人。因此, 在票據無權代理中, 票據債權的主體都是確定, 即都是票據的持票人。與此同時, 票據債權的內容也是確定的, 即都是票面金額。其次, 關于責任主體, 實際上也是確定的。無權代理的責任人是行為人, 在票據無權代理中即為簽章人, 而追認制度只是一種例外而已, 在被代理人追認之前責任主體是簽章人, 在被代理人追認之后責任主體是本人, 無論追認的前后, 責任主體都是確定的。既然都是確定的, 就不存在影響票據穩定性的問題, 也就不會與票據法立法精神相違背, 更不會影響票據的流通和交易的安全。

          (二) 私法的制度應當首先尊重意思自治

          在我看來, 無權代理的行為本身是處于效力待定的狀態, 即并不是直接無效, 也不是對行為人的效力不確定, 而是對被代理人的效力處于不確定的狀態, 這種不確定狀態下的選擇權, 其實是體現了私法制度中意思自治原則。代理人在未取得被代理人授權的情況下代理實施民法法律行為, 被代理人若要承擔責任, 則必須是基于其自己的意愿。行為人在沒有取得代理權的情況下實施某些法律行為, 可能是出于自己的需要損害被代理人的利益, 也可能是處于為被代理人考慮。無論是哪種考慮, 民法創設追認制度就是為了允許被代理人自己進行判斷和選擇, 這是民法中意思自治原則的基本要求。

          (三) 有利于對善意第三人的保護

          票據法沒有明確排除民法總則中的追認制度, 那民法的制度就應當作為一般法進行補充適用。這樣不僅對本人有利, 對善意持票人也是有利的。假如承認票據無權代理的追認制度, 那么責任的歸屬也會因追認與否而有所不同。在第一種情況下, 如果被代理人追認, 則本人承擔相應的票據責任。在司法實務中, 無權代理人與本人之間很有可能存在某種關系, 或事實關系, 或法律關系, 而被代理人也很有可能成為票據交易的收益者。例如我們假設, 無權代理人是為被代理人考慮, 向第三人購買某種產品, 而將票據背書給了第三人, 此時若承認追認制度, 本人一旦追認, 第三人可以直接向被本人要求承擔票據責任。如果否認票據追認制度, 則無權代理人作為自然人, 是很難清償債務的, 這無疑更加不利于對持票人的保護。況且在司法實踐中, 票據的無權代理人之所以會選擇在沒有代理權的情況下為代理行為, 主要原因在于一般情況下無權代理人的清償能力都遠不如本人, 在票據上表明本人能夠更好地與相對人達成交易, 交易相對人也更希望票據債務的最終承擔者是本人。因此, 否認票據代理追認制度實際上會削弱票據清償力, 使票據相對人的權益難以實現。而承認追認制度, 則會提高票據債務人的清償力, 從而更好地保護交易相對人的利益, 保護交易安全, 這與《票據法》的立法原意才是一脈相承的。

          (四) 承認追認制度更符合票據文義性的要求

          票據具有文義性, 即使票據所記載的事項和法律事實相悖, 也不可以用文義之外的事項來證明票據記載事項錯誤, 推翻文義所記載的票據關系。票據法的這項規定實際上是為了保護出票人的權利, 從而實現促進票據流通, 維護交易安全, 推進社會經濟繁榮的社會價值。而承認被代理人的追認權, 使得被追認后的票據與授予代理權的票據并無差別, 和票據所記載的含義相互吻合, 才與票據的文義性特點更加符合。

          五、對票據無權代理制度的構想

          基于我們分析的種種原因, 很顯然我國現行票據法的規定太過簡單, 在實踐中很容易出現不知如何適用的情況, 給司法適用造成很大困難。因此, 適當補充和細化票據法第五條的規定, 明確本人、無權代理人、相對人各自的權利義務是十分必要的。

          (一) 對本人追認權的認可

          通過以上分析, 我們認為應該支持票據在出現無權代理的情況時本人追認權的存在, 但是承認追認制度并不意味著要完全照搬民法中關于無權代理追認權的規定, 使得民法中關于無權代理追認權變成無條件、無限制的適用。顯然, 我們要根據票據法本身作為商事制度的特殊性來制定特殊的規則來規范票據中的無權代理追認權。

          1、確認追認的法定條件

          由于票據作為流通證券的本質屬性, 因此要行使追認權必須要具備法定的條件, 而且也應該明確在票據法中加以規定。首先, 票據無權代理應當具備有權代理的形式要件。連形式要件都不具備的無權代理根本不具有追認的意義。同時, 票據行為的代理追認制度也應該滿足一定的實質要件。在我看來, 應該至少包括追認行為無瑕疵這個條件。追認制度是一種單方法律行為, 因此, 保證追認行為不存在欺詐、脅迫等意思表示上的瑕疵是十分必要的。因此, 我們要承認票據法上的無權代理追認制度, 必須要規定行使的法定條件。

          2、確定追認期限

          由于票據法的立法精髓在于促進票據的流通, 保障交易的快捷安全, 因此必須要規定在一個相對較短的時間內行使票據無權代理追認權。如果不作特殊規定, 而是照搬民法中追認權的規定, 那么會不利于票據責任的確定, 因此, 規定一個較短的時間來促使被代理人做出選擇是非常必要的。如果被代理人不能在這段時間內及時行使追認權, 則我們應該認為成本人已經拒絕追認。由于票據的流通性很強, 這段時間可以設置在五天左右, 即在五天之內如果不行使追認權, 則視為拒絕追認。

          3、追認選擇權的否定

          有些觀點認為承認持票人的選擇權, 讓持票人自由選擇由本人或者行為人承擔票據責任可以加大對持票人的保護。但是, 我認為這種看法還是存在一些問題, 因為這種觀點可能會損害代理人的利益。尤其是當代理人是為被代理人的利益考慮而為票據無權代理行為時, 若被代理人已經追認, 此時如果再允許持票人行使選擇權, 那么被代理人的追認權就顯得沒有任何意義, 此時持票人仍然要承擔票據責任, 這對代理人明顯有失公平。這其實也是對票據無權代理在被代理人追認之前是處于效力待定狀態的一種誤解。而在司法實踐中, 即使持票人選擇了無權代理人承擔票據責任, 如果被代理人愿意追認的話, 被代理人也完全可以代替行為人承擔責任, 此時相對人的選擇權即使行使了也沒有實際意義。因此, 在本人愿意追認的情況下, 還是應該規定為直接由本人承擔票據義務, 這不僅僅是對代理人的合理保護, 更是避免本人的選擇權在實踐中流于形式。

          (二) 對無權代理人承擔責任后的保護

          按照我們的制度設計, 如果本人直接拒絕追認或者在法定時間內沒有做出追認的意思表示, 則由行為人承擔后果。那么在行為人承擔了責任后, 也應該有相應的制度來保障無權代理人的利益。我國現行票據法對此卻未作規定, 但是根據各國票據法的通行規定, 我們應當承認此時的無權代理人擁有和本人相同的票據權利, 例如:對票據承兌人或者本人的前手主張追索權等等。但是應當注意的是, 如果無權代理人要承擔的票據責任是類似承兌匯票這種的責任時, 一旦承擔了責任, 那么票據法律關系消滅, 此時無權代理人也就不具有票據權利了。

          (三) 設立持票人的催告權

          為了保障票據的信用, 對持票人的保護是十分必要的。如果持票人是善意的, 首先持票人可以考慮能否構成票據表見代理, 雖然現行票據法并沒有規定該項制度, 但是現在也有很多學者支持將來的立法將表見代理制度納入到票據代理制度中。如果將來票據表見代理制度真的納入了立法, 那么持票人可以首先考慮是否符合表見代理的構成要件, 用表見代理制度來要求本人承擔票據責任。

          如果持票人僅僅構成狹義上的票據無權代理, 并且想讓本人承擔票據責任, 本人又故意拖延, 遲遲不做出意思表示, 那么此時我認為可以借鑒民法中的規定, 對持票人賦予催告權。一旦持票人催告, 那么本人必須在更短的時間內做出意思表示, 否則將視為拒絕追認, 持票人可以向無權代理人要求承擔票據責任。至于更短的時間具體應該是多久, 應該結合司法實踐的具體情況來確定。

          結語

          本文我們通過不同法系國家立法的比較, 結合我國的立法和司法實踐中面臨的困境, 對我國目前的票據無權代理做了簡要的分析。通過這些分析, 本文認為是否應當承認票據無權代理的追認制度實質上是在衡平票據的兩大價值, 即流通價值和信用價值。通過不同法系國家關于該制度的規定, 我認為我國應該借鑒英美法系國家票據法的規定, 在注重票據流通價值的基礎上適當考慮票據的信用價值, 承認本人的追認權。但是為了保護票據的流通效率, 追認權的存在也不是無條件的, 它也需要很多的限制。基于這些考慮, 在此對票據法第五條提出一些自己的拙見。我認為票據法可以對追認制度做如下規定:沒有代理權而以代理人名義在票據上簽章的, 應當由簽章人承擔票據責任, 除非本人追認, 否則對本人不發生效力。本人應當及時行使追認權, 逾期未追認的視為拒絕追認。本人追認前, 無權代理人已經承擔票據責任的, 本人不得再行使追認權。持票人可以催告本人予以追認, 本人未作表示的, 視為拒絕追認。這些只是在權衡了兩大價值之后得出的關于追認權的大致思路, 至于具體適用細則還是要在調研分析票據實踐后才能最終確定。而這些淺薄的看法, 只是希望能在將來票據法修改時, 提供一些考慮問題的角度。

          參考文獻
          [1]紀海龍。《合同法》第48條 (無權代理規則) 評注[J].法學家, 2017, 163 (4) :157.
          [2]劉心穩。票據法[M].北京: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 2008:63.
          [3]顧功耘。商法教程[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6:469.
          [4]楊晴。論票據偽造及其風險責任的分擔[D].長沙:湖南大學, 2009.
          [5]董建學。淺析票據行為的無權代理[J].河北金融, 2009 (8) :69-71.
          [6]季俊東。論票據無權代理[J].現代法學, 1996 (2) :77-80.
          [7]張璐。票據無權代理追認制度微探[J].吉林省經濟管理干部學院學報, 2008, 114 (2) :61-63.
          [8]趙霞。對票據無因性理論相關問題的思考--談"正當持票人"概念及立法借鑒[J].商品與質量, 2011 (S3) :80-81.

        對應分類:票據法論文
        版權所有:上海論文網專業權威的論文代寫、論文發表的網站,秉承信譽至上、用戶為首的服務理念,服務好每一位客戶
        本站部分論文收集于網絡,如有不慎侵犯您的權益,請您及時致電或寫信告知,我們將第一時間處理,郵箱:shlunwen@163.com
        北京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